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

 
 
 

日志

 
 
关于我

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我的邮件:zhaoyahui@sina.com 本博客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图片文字视频均属原创,媒体转载和出版请与我联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2008-05-08 02:1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赵亚辉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奥运圣火珠峰的祝福(赵亚辉摄)
 
   我重走中国西北角的行动已经到了帕米尔高原,在中国的最西边。深夜上网,突然看到消息,北京奥运圣火珠峰传递登山队今天将冲击珠峰顶峰。

  再看突击组的名单,有好几位是2005年测量珠峰时的老友。此刻,我正在幽静的天山脚下,而在昆仑山的另一边,你们又一次向世界之巅冲锋了。

   想起了并肩战斗的几十个日日夜夜,想起了那年冲顶的一波三折,想起了珠峰高程测量的纷争,想起了你们坚毅的神情。

   祝福你们,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找出这些照片和文章,贴出来,向你们致敬,为你们祈祷,祝你们好运!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珠峰地区全景(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旗云——5月的珠峰(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5月的珠峰(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9月壮观的珠峰(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9月壮观的珠峰(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壮观的珠峰(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珠峰下登山者的“家”(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珠峰大本营(赵亚辉摄)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珠峰地区全景(赵亚辉摄)

 

点击进入最近视频和图文:

 

视频:《勇闯罗布泊》第四集:彭加木迷踪

视频:《勇闯罗布泊》第三集:神秘的库姆塔格

视频:《勇闯罗布泊》第二集:雅丹的秘密

视频:《勇闯罗布泊》第一集:生死罗布泊 

赵亚辉:罗布泊不能错过的十大景观

 

图文:触目惊心的大骨节病(大骨节病发作之后)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图文:10万佛像堆成的小山

 

图文:寻找失踪的千年边陲古城

图文:76岁老太每天背柴50斤

图文:一天挣两块钱的打铁老人

图文:一个花甲老人的尖峰时刻(惊心动魄的绝顶飞渡)  

 

冲顶珠峰 追问地球之巅

赵亚辉

 

■追问

  2005年5月22日凌晨,珠峰锥形的峰顶在朦胧的夜色中若隐若现。在通向峰顶的东北山脊上,一队中国人正顶着满天的星光和呼啸的寒风,一步一步缓缓前行。他们是珠峰测量队第一批冲顶队员,他们此去携带了先进的测量设备,他们此去曾经历了种种磨难,他们此去要向珠峰发起最新的追问。

  翻开珠峰的历史,在过去的数百年里,人类在不断地用行动向地球之巅发起追问。

  287年前的一天,大清康熙五十八年(1718年),一幅与众不同的巨型地图平铺在紫禁城太和殿的青砖地上。已届迟暮之年的清圣祖康熙皇帝望着这幅经过多年测量才绘制成的《皇舆全览图》,心中感慨万千。那时的康熙皇帝并不知道,正是这副地图,悄悄揭开了人类了解和认识“地球之巅”的历史。

  此前4年即公元1714年,三名掌握世界最先进测绘技术的中国人——清朝理藩院主事胜住、喇嘛楚尔沁藏布和兰木占巴受中央政府的委派,对广大的西藏地区进行勘测,绘制《皇舆全览图》西藏分图。他们跋山涉水,历尽艰险,直接深入到珠穆朗玛峰下,采用经纬图法和梯形投影法,对它的位置和高度进行过初步的测量,并在绘制成的《皇舆全览图》上明确地标上了珠穆朗玛峰的位置和名称。这是人类第一次向世界之巅发起追问,尽管对于珠峰高程并没有得出明确的结果。

  100多年之后,1852年的一天,一群英国人在印度平原上遥望着直耸如云的喜马拉雅群峰,心中充满了疑问:这些山有多高?在英属印度测量局局长埃弗斯特(EVEREST)的指挥下,测量师们把巨大而沉重的经纬仪慢慢地对准了200公里之外的珠穆朗玛峰。8840米!这个粗略的结果让世人首次知道,这就是地球之巅。

  尽管埃弗斯特没有深入珠峰地区,尽管他的测量有些“投机取巧”,尽管测量的结果很不精确,但是在以后的西方文献中,仍然慷慨地把地球最高峰的名子叫做了“埃弗斯特”。

  在此后的100多年间,人类对于珠峰高程的追问一发而不可收,它的高程数据、地理资料“成果”,一直被外国的“测量权威”们所垄断,我国的版图也被迫沿用那并不准确的数据。直到1975年,中国人的身影才再次出现。

  20世纪初期,国外曾采用气压测定的8882米作为珠峰高程;1954年,印度测量局在1852年测量基础上,重新测定珠峰为8847.6米;1975年,我国组织了大规模的珠峰登山、测绘、科考行动,首次在珠峰峰顶设置3.5米的觇标,测定珠峰高程为8848.13米;1987年,意大利人阿迪托·德希奥采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测得珠峰高程为8872米;1992年,意大利科学家乔治·普瑞迪带队登顶珠峰,测量出珠峰高度为8846.50米;1999年5月,美国“千禧年珠峰测量”计划实施,该计划的总策划人和实施者布兰德福特·沃斯本11月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年会上宣布测量结果为8850米……

  人类一轮又一轮追问,获得的一个又一个“答案”,让“地球之巅”愈加神秘莫测,愈加魅力四射。曾几何时,追问珠峰高程,已经成为人类自身的一种具有综合意义的标志性行动。追问的地球之巅的过程,是人类认识地球、了解自然的过程,也是人类检验科技水平、探索科技发展的过程,更是人类挑战自身、突破极限的过程。

  ■挑战

  挑战,这个充满诱惑的词语,是无数人来到珠峰的目的。

  在中国珠峰测量队大本营的旁边,有一个不到20米高的小山包,我和测量队员们经常来这里。小山包上是几十平方米的小平台,静静地摆放着一些石堆、石板和石牌,这就是攀登珠峰遇难者的墓地!这里没有绿草和鲜花,只有呼啸的寒风和刺骨的冰雪默默陪伴着他们。

  在墓碑和碎石的下面,没有遗体,没有骨灰,甚至连一件遗物都没有。只有斑驳苍茫的碑文能证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有一个绚烂的生命因为两个字——“挑战”而留在了珠峰洁白的冰雪世界里。

  自珠峰是地球之巅的事实传向全世界后,挑战珠峰的序幕就徐徐打开,既出现了众多的英雄人物,也出现了众多的悲情事件。至今,全球已有超过1500多人次到达过地球之巅,又有将近200名登山者在攀登过程中被雪崩、滑坠、暴风雪、酷寒和极度缺氧所造成的各种凶险夺去了生命。其中,有11名中国的登山健儿和高山工作者,包括著名的登山家邬宗岳和王富保。

  面对着这个平凡的墓地,每个人的心灵都会受到强烈的震撼和洗礼。在我看来,这块墓地安放的是那些挑战者不屈的灵魂。正是他们那种不断进取、永不放弃的挑战精神,推动着我们人类文明社会的不断进步。他们的遗体永远的留在了珠峰上,他们的精神也永远的留在了地球之巅。

  2005年4月中旬的一天,一群疲惫的中国人也怀着追问和挑战的精神来到了珠峰大本营,他们是中国珠峰测量队的队员们。

  在过去的1个多月里,他们已经让自己的足迹穿越了藏北无人区和昆仑、唐古拉、喜马拉雅、冈底斯等藏区大山,行程上万公里。他们已经在青藏高原的30个主测量点和50多个附测量点上展开了6轮GPS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联机观测,监测网覆盖了四分之一个西藏,获取了青藏板块地壳变化的翔实数据。

  “恶劣的自然环境、复杂的地理情况和多变的道路状况给我们执行任务制造了很大的障碍”。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副队长陈永军说:“虽然任务实施过程中遇到了一些曲折,虽然前前后后有10多名队员身体出现过问题,但是,队员们都挺过来了!”

  队员们经历磨难终于来到珠峰,他们要追问珠峰准备的高程,他们要挑战地球之巅。这种追问里有着国家的责任,这种挑战中有着自己的梦想。

  过去各国对珠峰高程的多次测量,因为测量技术、测量方式和测量手段的局限,都曾受到不少质疑,因此也没有获得世界上的广泛认可。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进步,近20年,测绘技术和测绘手段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珠峰高程的测量已经具备了坚实的基础。

  2001年,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列确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正式提交议案,建议中央政府以国家规模重新测量珠峰。2003年,经过充分论证,国家决定在2005年复测珠峰:要用科学严谨的方法,要用先进的技术手段,要亲身登上地球之巅,获取珠峰准确的高程数据。 

  “珠峰是中国的山峰。对于中国的孩子,当然我们中国人要自己来量清楚她的身高。”珠峰复测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勇院士平实的一句话说出了中国广大测绘工作者的心声。为了搞好此次珠峰复测,中国的测绘科学家设计了先进和完善的测量方案,采用传统的经典测量方法和现代GPS卫星导航定位测量方法,这两种方法相互补充、相互印证。并且由专业测绘人员和专业登山队员合作,携带测绘仪器,登上珠峰峰顶进行实地观测,用冰雪雷达探测仪准确探测出珠峰峰顶的浮雪和永久冰层的厚度,力求获得珠峰的精确高程。

  在前方负责实施复测行动的中国珠峰测量队的队员们更是激情彭湃。“作为一个测绘人,这次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参与测量世界最高峰”,一名普通的测量队员说:“这时候不拼命,什么时候拼命!”正是有了这种精神,许许多多感人的事迹在测量队里涌现:队员王新光的突然父亲去世,他最终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工作;队员张江齐在海拔6500米出现严重病症,他依然咬牙坚持,完成了所有仪器培训工作后才开始下撤;队员孙占义的车灯坏了,为了把维修好的仪器准时送到大本营,他开着手电筒在大山里跑了六个小时;中队长高国平严重的痔疮病又犯了,他忍着疼痛,带领队员爬行4个小时,在海拔5300米建立了测量二本营……

  ■和谐

  挑战的道路从来不会一帆风顺。

  应了这句话,珠峰复测中最重要的冲顶测量行动的进程的确并不顺利。

  由于天气恶劣,珠峰测量行动中最重要的冲顶行动的日期一推再推,从5月5日左右推迟到10日左右,又推迟到15日左右,再推迟到18日左右,最终则被推迟到22日和23日。

  “这可能是今年上半年最后一个冲顶周期了!”一位登山专家告诉记者:“按照往年的经验,过了25日,天气就会出现大的变化,雨季就会到来。直到9月,珠峰都会在云雨雾中难见踪迹。”他还补充说:“珠峰地区的风雪现在还如此密集,这些年来很少见到。可能是巧合,现在正是藏历的闰六月,按照藏族的传统,这个月是多灾多难的。”

  站在珠峰大本营,面对着雄伟屹立的珠峰,面对着变化无常的天气,没有人会说“人定胜天”。在伟大的自然面前,“征服”这个词的确不应出现在人类的字典中。对于登山活动而言,大自然允许你上,就可以上;大自然不允许你上,就不能违背自然规律去做无谓的牺牲。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类已经超越了过去“要去征服自然”的阶段,从长远看,人类和自然最终能够达到和谐相处或许才是文明社会的真谛,也是登山测量活动的真谛。

  “登山测量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认识自然,也是为了更好的与自然和谐相处。”有了这层认识,虽然天气多次发生突然变化,虽然测量计划被多次推迟,虽然长时间的坚持开始让身体吃不消,但是测量队员们依然能够保持平和的心态。

  在经过多次推迟之后,冲顶队员终于在5月11日与12日分批前往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展开最后的冲顶行动。但是在队员们到达前进营地之后,好天气周期却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如期开始,北风依然凛冽。各项运输和修路计划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耽搁,但是依然在进行当中。

  一周以后,耐心的等待终于获得了回报,好天气周期如约在21日到了。冲顶队员们也抓住了这个机会,凌晨3时30分,他们离开了海拔8300米突击营地,一米一米,一步一步,凭着意志向顶峰冲击。

  上午11时8分,当他们在峰顶竖起觇标的刹那,早已守候在东绒布、西绒布、中绒布等6个交会测量点的测量队员们同时打开经纬仪和GPS,展开了联机观测。这一刻,所有的艰苦都不再是艰苦,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随着各种数据无声的装进测量仪器,一曲无声的珠峰测量交响曲在每个测量队员的心中响起。(人民网珠峰大本营5月22日电)

 

组图:壮观的珠峰 祝福奥运圣火冲顶成功 - 赵亚辉 - 赵亚辉
 

 

珠峰冲顶一波三折……

赵亚辉

 


  5月22日凌晨,在海拔8300米突击营地待命的珠峰登山测量队的队员们就要冲顶了。但是前一天的下午,原本晴空万里的珠峰却被乌云笼罩了。

  “看这天,山上肯定下雪了!而且雪还不小。”测量队员吴江说。

  “只要不刮风,下雪不怕!” 测量队副队长陈永军说。

  凌晨1点,到了冲顶队员们计划中的出发时间了。记者走出帐篷。

  往日的这个时候,珠峰大本营早已是漆黑一片。但是今天,几乎所有的帐篷都亮着灯,在寂静的夜空中,发电机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奏响了一曲冲顶的进行曲。

  此刻珠峰,在夜色中若隐若现。夜空中星稀月朗,云淡风清,似乎是一个适宜登山的好天气。

  在登山测量指挥部里,大家都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但是从步话机里传来海拔8300米营地的消息,却让所有人都把心提了起来:“这里的风太大,路根本看不清,没有办法出发,没有办法出发……”

  指挥部的气氛骤然紧张,仿佛空气的温度也上升了好几度。此刻,帐篷外的温度已经是零下好几度了,在帐篷内的人却能感觉到一丝热意。过了好一会,总指挥终于下达了指令:“在原地待命。”

  让人没想到,这一待命,就是好几个小时。

  “按照长期登山的经验,冲顶时间一般在凌晨2点钟左右。因为珠峰峰顶下午一般会有大风,为了避开大风,只有早走,在上午9点半左右登顶,这样才最安全,才能在大风到来前下撤到安全的地方。”多次登顶珠峰的藏族登山队员桂桑告诉记者:“按照天气预报,明天下午可能会有大风,本来计划出发时间提前到1点,现在不可能了。”

  凌晨2点,按照提前的约定,中科院的科学家们施放了无线电气象探空气球,来了解峰顶气象数据。“从获取的数据看,现在峰顶的气象条件并不理想。风速是每秒22米,大约是10级左右,温度是零下32摄氏度。”李茂善博士说。

  现在出发是不可能的,只有等待了。

  直到凌晨3点半,从海拔8300米营地传来消息:风小了一些,道路能辨清了。“再不能耽搁了,必须出发了!”第一批冲顶队员在队长小嘉布的带领下,迎着大风,顶着月光,出发了。

  早上8点,冲顶队员们已经攀登了4个多小时,山下的人们也同样焦心了4个多小时。随着天光大亮,山下的人们已经架起了高倍望远镜和经纬仪,从镜头中紧紧跟随着冲顶的队员们。在仪器旁更是排起了长队,虽然能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小黑点,但是大家还是都想看一看:队员们到哪儿了。

  为了继续了解峰顶气象状况,科学家们再次施放气球,数据仍然不理想:风速每秒19米,差不多9级,温度零下31摄氏度。
 
  队员们依然在大风中艰难地向上攀爬。上午8点40分,从望远镜中看,队员们已经聚集在“第二台阶”下了。“第二台阶”是冲顶路途中最困难的一段,是一截直上直下的梯子。

  整整1个小时,山下的人一直在揪着心。9点40分,望远镜中的黑点终于往前跳动了。“越过第二台阶了!”山下的人一片欢腾。

  在望远镜中,小黑点移动的速度非常慢。桂桑说:“他们的体力消耗很大,可能登顶的时间要往后推了。”大本营的人们只能耐心等待。

  上午10点,阳光普照大地,天空湛蓝,万里无云。在大本营的紧张的人们突然发现,天气已是格外得好。面前的珠峰异常清晰,峰顶飘出朵朵旗云。科学家们再次施放气球,数据竟然大为好转:风速已经降到每秒15米,大约7级左右。

  望远镜中的小黑点逐渐接近峰顶了,大本营的人们都在默默地等待。11点08分,大本营的步话机中终于传来了峰顶的声音:“我是嘉布,我是嘉布,我们已经登顶,我们已经登顶……”

  当人群中传出欢呼声时,总指挥并没有被成功登顶的喜悦冲混头脑,他立刻下达了指令:“如果身体允许,如果身体允许,请立刻安装觇标,请立刻安装觇标……”

  的确,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登山,只有获得了峰顶的测量数据,才能算是成功。

  过了20分钟,红色的测量觇标还没有竖立起来。“登顶的队员们体力消耗很大,让我们再等一等!”又过了20分钟,上午11点50分,红色的金属觇标终于在地球之巅竖立起来了,6个交会测量点几乎同时发现目标。步话机里传来动听的声音:“东绒发现觇标,西绒发现觇标,中绒发现觇标……”
欢呼声顿时响彻山谷,大本营成了欢乐的海洋。(人民网珠峰大本营5月22日电)

 

2005珠峰测量进行时

  人民网记者 赵亚辉

 

  3月10日,国家测绘局2005珠峰测量队从西安出发。

  3月17日,在格尔木、五道粱等地展开青藏高原GPS监测网的联机观测,正式开始2005珠峰复测行动。

  3月20日,水准测量在珠峰脚下定日县的扎西宗乡启动。水准测量主要是为珠峰高程测量提供海拔数据,是珠峰复测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项计划测量长度为500公里左右,预计在6月初完成。

  3月27日,珠峰测量队6个小分队挺进藏北无人区腹地,在相距近千公里的六个测量点上展开同步的GPS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联机观测。

  3月29日,峰顶测量仪器从北京出发。

  4月7日,峰顶测量设备途经西安、格尔木、唐古拉山、拉萨、日喀则、定日,运抵珠峰大本营。这些仪器设备主要包括:置于峰顶的测量标志——觇标、用于测量峰顶冰雪深度的雪深雷达探测仪、GPS观测设备以及气象观测设备等。

  4月11日,“珠峰高程测量纪念碑”在拉萨制作完毕。这是珠峰的第一个测量纪念碑,也是目前珠峰地区树立的重量和体积最大的一个纪念碑。

  4月12日,近30名珠峰测量队员抵达珠峰大本营,在海拔5200米建立珠峰测量大本营。

  4月13日,珠峰登山测量队开始新一轮高山适应训练,同时加快峰顶技术设备培训和实战演练。

  4月16日,登山测量指挥部宣布,冲顶日期宣布向后推迟到5月10日左右。

  4月17日,青藏板块GPS监测网30个点的观测成功完成。这是此次珠峰复测的关键组成部分,跨越冈底斯、喜玛拉雅构造带,为珠峰高程测量的结果提供科学的计算依据。

  4月18日,珠峰测量队向上挺进,在海拔5300米建立二本营。

  4月19日,水准测量开展一个月,完成80公里。由于今年珠峰地区气候相当恶劣,水准测量进展相对缓慢。测量队决定,下一阶段将加快水准测量工作进度。

  4月20日 ,珠峰GPS控制网、导线测量同步开始。

  4月23日,登顶测量队员在大风中首次登上海拔7028米的北坳营地,进行适应性训练。

  4月24日,出现故障后被维修好的峰顶雪深雷达探测仪从北京运抵大本营。

  4月25日,珠峰高程重力测量48小时驰骋700公里,完成珠峰地区第一个绝对重力基准点的观测工作。

  4月26日由于天气恶劣,登山测量指挥部宣布冲顶日期再次推迟到5月10日以后。

  4月27日,登山测量队员第三次成功登到7028米的北坳营地,并夜宿在这里。当晚天降大雪,帐篷里飘小雪。

  4月28日,测量队员在北坳进行重力测量,登山测量队向7790营地进行训练,在海拔7500米处突遇大风雪,只好放弃。15名登山队员夜宿7028营地。当晚,女队员普布卓嘎腹痛难忍,7名队员连夜护送她下山。

  4月29日,全体队员下撤到6500米前进营地,本轮高山训练结束。

  4月30日,队员开始分批下撤到5200米大本营休整。

  5月1日,珠峰测量队顶风冒雪加快测量进度。经过实地踏勘,确定了6个可以直接观测到峰顶的交会测量点的具体位置,最高的测量点在海拔6250米的东绒布冰川地带。开始运用导线测量的方法测定这6个点的准确高度。5月4日,峰顶测量设备运抵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6名登顶测量队员也在前进营地进一步熟悉高山用氧和登山技术。

  5月5日,各项测量工作紧张进行。水准测量完成200多公里;重力测量已经完成了20多个点,从海拔5200米推进到6500米;珠峰GPS测量控制网开始布控。

  5月7日,部分队员病重下撤休养,测量队冲顶分队队长张江齐和队员刘西宁被送往定日县城治疗。

  5月8日,登顶测量准备工作全部完成,珠峰复测项目组宣布,“万事俱备,只待登顶。”

  5月10日,突击登顶人员名单确定,分为A、B两组,计划在18日冲顶。同日,珠峰复测新闻中心在大本营启用。

  5月11日,第一批突击登顶队员出发,抵达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

  5月12日,第二批突击登顶队员出发,前往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其中包括张江齐、陈杰、任秀波、刘西宁、白天路、柏华岗6名专业测量队员。

  5月13日,好天气周期没有如期开始,海拔7000米以上风力过大,参加运输的高山协作人员没能把氧气等物资运输到海拔8300米的C3营地,也没能在海拔7790米建营,被迫下撤。

  5月14日,高山协作人员顶着大风在7790米建营成功。

  5月15日,天气依然恶劣,冲顶队员们滞留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登山测量指挥部宣布冲顶行动推迟到20日之后。

  5月16日,经过与大风连续多日的抗争,高山协作队员把冲顶物资全部运输到了海拔8300米的C3突击营地。

  5月17日,队员在前进营地待命,将分两批冲顶,A组冲顶日期初定22日,B组冲顶日期初定23日。

  5月18日,高山协作人员把峰顶测量设备送往海拔8300米突击营地,各组测量队员提前奔赴各个交会测量点。

  5月19日,第一批突击登顶队员从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启程,开始冲顶征程。当日宿营7028米北坳营地。

  5月20日,第一批突击登顶队员到达海拔7790米营地,第二批突击登顶队员从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启程,宿营海拔7028北坳米营地。

  5月21日,第一批突击登顶队员到达海拔8300米突击营地,准备冲顶。第二批队员到达海拔7790米营地待命。

  5月22日,(根据当日电话修改!)第一批突击登顶队员凌晨时出发,开始突击顶峰,上午时分登顶成功,完成峰顶测量设备的安装和数据收集,时分开始下撤。第二批突击登顶队员抵达海拔8300米营地待命。

  (本报珠峰大本营5月22日电)

 

  链接:天气与冲顶

  赵亚辉

 

  由于天气变化莫测,珠峰测量行动中最重要的冲顶行动的日期一推再推,从5月5日左右推迟到10日左右,又推迟到15日左右,再推迟到18日左右,最后被推迟到20日之后。

  “到了5月,珠峰地区的风雪还如此密集,这些年来很少见到。”一位登山专家告诉记者,“可能是巧合,现在正是藏历的润六月,按照藏族的传统,这个月是多灾多难的。”

  应了这句话,冲顶行动的进程的确并不顺利。在珠峰地区,南风和北风是相持最厉害的两股力量。南风压倒北风,不利于登山;反之,有利于登山。一般来说,每年的5月,总会有那么几天北风会彻底压倒南风,这个时候,登山者心中的好天气就会到来,因此所有人都在等待。根据天气预报,好天气周期应该在15日至20日之间到来,那时将是冲顶的最佳时刻。在经过多次推迟之后,冲顶队员终于在本月11日与12日分批前往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展开最后的冲顶行动。但是在队员们到达前进营地之后,好天气周期却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如期开始,大风依然凛冽。天气情况一天一变,从气象部门传来的消息和卫星云图的分析情况来看,在原来预计的第一个好天气周期15日至20日期间,出现了一次降雪伴随大风的天气。这样,在5月20日前登顶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了。

  据介绍,冲顶测量需要3~5个连续好天气。天气预报主要从两个渠道获得,一是国家气象局和西藏气象局发布的天气数据,二是国外登山队从国外气象卫星收到的卫星云图。综合这两个方面的数据和图像,一般也只能比较准确地预测出未来两三天之内的天气变化。

  如果好天气周期来临,冲顶行动的进程一般为:第一天从海拔6500米营地上到7028米北坳营地,第二天上至海拔7790米的营地,第三天上至8300米的突击营地,第四天突击登顶并下撤至海拔8300米或7790米营地,第五天下撤7028米或6500米营地,第六天下撤至6500米前进营地或5200米大本营。

  如果当队员们到达海拔8300米营时,天气状况不好,队员们将在那里等待时机,但是最多只能等待4天。在海拔8300米营地,因为严重缺氧,所有人都睡不着觉,冲顶队员将在帐篷内围坐一圈。如果好天气到来,队员们将从夜里凌晨3时出发,在上午10时左右到达峰顶,在峰顶进行约1小时的测量任务后返回,赶在天黑之前回到营地。如果不能按时到达峰顶,必须中途下撤,否则夜晚到来后会被冻伤,严重的会危及生命。

  (人民网珠峰大本营5月22日电)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