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

 
 
 

日志

 
 
关于我

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我的邮件:zhaoyahui@sina.com 本博客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图片文字视频均属原创,媒体转载和出版请与我联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2008-07-07 10:5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 赵亚辉 - 赵亚辉

左起:主持人文坛、《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化学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张婉如、责编李岩松


 

   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17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赵亚辉(blog),化学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张婉如、责编李岩松做客新浪读书文坛开卷和网友们一起讲述《永远的汶川》创作和出版的背后故事,以及赵亚辉在灾区的所闻所感,地震前后当地的人文历史的真实面貌等等。

6月19日15时《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聊天视频
《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 赵亚辉 - 赵亚辉 赵亚辉奋战10昼夜推出《永远的汶川》《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 赵亚辉 - 赵亚辉 赵亚辉最初收到的地震短信是8级
《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 赵亚辉 - 赵亚辉 地震灾区归来赵亚辉眼中充满哀伤《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 赵亚辉 - 赵亚辉 地震中的孩子:叔叔请给我拍张照吧
《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 赵亚辉 - 赵亚辉 赵亚辉谈记者冒充伤员称在背黑锅《永远的汶川》作者赵亚辉作客新浪实录 - 赵亚辉 - 赵亚辉 地震凸显羌族不屈文化:给你戴孝一万年
 
 

以下是聊天实录:

 

  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文坛:全球的新浪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文坛开卷》,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有这样的一个记者,他用424幅照片,用13万字记录了汶川地震以后的惊心动魄的一些场景,同时他的书里面又记录了在地震之前的一些秀丽山河,他就是人民日报的主任记者赵亚辉,亚辉欢迎您。

  赵亚辉:很高兴,这是第二次来这里了,之前应该是差不多大半年前了。

  主持人文坛:今天坐在亚辉身边的两位是这本书《永远的汶川——前后的珍贵记忆》的图书出版商化学工业出版社,张婉如社长以及这本书的责编李岩松先生,也欢迎二位。

  张婉如:大家好。

  主持人文坛:今天也跟三位说一声,今天我们在新浪是一个互动的,跟网友在一起的聊天,网友的留言会第一时间在我们屏幕上出现,所以希望我们今天聊天更加的互动起来,有关于亚辉在地震以后,在汶川,在北川等等一些地方所见所闻,跟大家一起来分享好吗?

  赵亚辉:好。

  主持人文坛:其实很多人跟我有一样的疑问,为什么会在汶川地震发生的一个月以后书才出来?其实在前两、三个星期关于这次地震的很多书就出来了。

  赵亚辉:也不是选择,是没办法,因为汶川地震以后我是13号到的灾区,在灾区前后呆了22天,一直在前方,没有办法写书,我6月3号回到北京就开始全封闭,从写到出来一共用了10天,其实很快的,实际上写了六天六夜,这样听说是一个早产的孩子,其实它不是一个早产的孩子,应该说这个书凝聚了我一年多的心血,因为书里边的60%以上的内容是写灾前,就是地震之前川西北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美丽风貌,而去年,我曾经在那里呆过三个月的时间,我说这也是一种,怎么说呢?这也是一种巧合,一种宿命,因为去年本身我走西北角的时候没有计划呆这么久,当时打算在北川待三天,结果跟北川中学孩子打球,胳膊受伤了,住院了,留了二十多天。

  主持人文坛:我相信今天来到我们访谈的很多网友也看过你的博客,看过那封信,现在已经有很多的留言。

  网友:这才是真正做事情的出版社。

  张婉如:谢谢。

  主持人文坛:所以也想问一下张社,你当时是怎么跟亚辉合作出版这本书?

  张婉如:其实我们出版社跟亚辉的合作应该说是一种机缘,首先我们本来我们要出一套叫《重走中国西北角》这样一套丛书,但是这套丛书我们有创意,有想法,立题以后,因为亚辉也是一个大忙人,迟迟还没有动笔,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汶川的大地震。

  主持人文坛:等于说是提前出版了。

  张婉如:对,我们这套丛书的一个特集,第一时间推出的。

  赵亚辉:其实本来要出的也是川西北,只不过当时没有地震这件事情,只是写川西北的人文地理风貌,第二天发生了地震。

  主持人文坛:张社,刚才亚辉说这本书从写到出只用了11天的时间,我在出版社也呆过几年,我知道出一本书如果只用这么短的时间,肯定是全社的动员了。

  张婉如:对,应该是。

  赵亚辉:一百多个人的队伍。

  张婉如:从有选题的创意,稍微多说一点,当时汶川地震了以后,因为我们天天基本上都是坐在电视边看很惨状的一些场景,在这种时候天天都受到这种强烈的震撼,所以我们有一种什么样的角度来写这样的地震,同时不光是写地震,我想我们更多的人非常想了解现在已经成为废墟的这片东西,它从前是个什么样子,它从前的人文风光,所以我们是从这样的一个想法来出发。当时亚辉还在前线战斗,用手机给打了电话。

  主持人文坛:现场我知道今天来的朋友成千上万,所以希望今天我们新浪的朋友们能多一些互动进来,刚才亚辉一直在看着屏幕。

  赵亚辉:对,我很感动,有些人说很感谢你,还有说我注定可能是震前震后记录的人。

  网友:资料的积累很难得。

  张婉如:对,出了10天,写了6到7天,我们出了5天,出版社5天,但实际上我觉得他是一年的积累。

  赵亚辉:大家看到这本书,如果有机会的话,这本全铜版纸彩印的,260页,售价只有36块钱,其中还要把收益都捐给北川中学,而且天使基金把这本书,就是中国红十字会当作第一本捐赠给灾区的一个礼物。

  主持人文坛:买一本就等于是向北川中学的孩子们捐了一块钱。亚辉,我还要立刻传达,因为网友的留言太多了。

  网友:注定亚辉是记录震前震后的那个人。

  主持人文坛: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其实我也有一些疑问,当时汶川发生地震的时候你是在新疆的帕米尔高原。

  赵亚辉:对,当时在地震前一、两天我最后一个阶段就走到新疆了,刚刚前一天还见到了91岁的老人,他能够背23.2万章玛纳斯,一个非常传奇的人,他的那种传奇的精神,还见到了50多年戍边在天山边陲的上海知青,正在我沉浸在这样一种情怀的时候地震了,我收到了一条短信,说是8.0级地震,15点02分,当时有人质疑第一时间说是7.8级,我觉得一个作者要对事实负责,后来有一个朋友打电话,说你是不是在博客里改一下,改成7.6?我说不能改,我当时收到的短信,就是这张照片,就是8.0级,实际上这个概念,因为我对地震很了解,因为印度洋海啸,伊朗地震我也都去过,比较早,而且从事地震的报道很多年,这个地震震级的确定是一个综合性的因素,其实它最终开始测量的一个参考数据是8.0,只不过他需要对外公布的时候有一个流程,同时它需要综合多方的数据进行分析,因为点位收集的越多越准,当时8.0只是一个参考数据,对外公布是7.6,后来是7.8,后来又是8.0,这是一个巧合,但是我最开始收到了因为是8.0,所以我必须把这个原貌公布出来,不能因为别人说你是8.0就是瞎猜的,你怎么会未卜先知,让我改变这个,我觉得不可能改变。 

 

  主持人文坛:你刚才也说了,你经历了伊朗巴姆大地震的重伤员的救助,另外你又报道了印度海啸,这次再回到咱们自己的祖国,面对这样的灾难的时候,你当时从帕米尔高原,从新疆到了汶川,你的感受,第一感受是什么?

  赵亚辉:第一感受,确实很难受,我第一眼到东汽中学看到废墟里几十个孩子被卡在那里,各种各样形状,你不由自主就会流泪,而且跟以前看到的印度洋海啸和伊朗地震都不同,自己的同胞,另外就是地震类型很不一样,我们这次是在高山峡谷中,十万平方公里,受灾面积特别大,为什么北川最重,北川是两个地震断裂带交集的地方,整个城市几乎80%以上都没了,而这个地方又恰恰是我去年呆了很久,我还是荣誉公民,我去年在这里做公益活动,写文章,给当地的学生募捐费用,还有我好多朋友已经不在了。

  主持人文坛:我当时看你这本书的时候有一句话,我当时看了以后有感触,你说“我又回到了北川,因为我也是北川人”,这次北川中学的受灾是很严重的,当时你还曾经跟北川中学的孩子们一起打过篮球,也正是因为那次篮球你又在北川多呆了20天。

  赵亚辉:对,我去摸那个篮球架,那个篮球架完全倒掉了,我就在篮球架前呆了好久,你不由自主就会流眼泪,发呆,这些跟我打篮球的孩子都在哪里?后来我见到简老师,他跟我讲有些都不在了,学校2900多个孩子,1100多个孩子不在了。

  主持人文坛:见过其中的一、两位没有?

  赵亚辉:后来还见过,后来我再次去北川中学还有幸存的,北川中学这次确实非常的悲惨,1100多个孩子,主要是初二、初三,高二,高三的孩子基本上不在了,其中有一个班全军覆没,开始以为全军覆没,后来见到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因为有病,去看眼睛,所以幸存下来,而跟我一起打篮球的孩子有几个幸存下来了,当时见到感情确实……而且这次说实话,这次跟伊朗确实感情不一样,因为我这些年经历了很多次灾难,自己也有很多次生死经历,突然间看到自己的同胞,那么大面积的同胞,这么大的损失,而且你有一种遏制不住的情怀,就是说特别是很多人被压在废墟下面,实际上他还是在幸存,你像印度洋海啸和伊朗地震幸存者非常少,这次实际上大量的人在废墟下面幸存着,所以需要大量的救援者赶紧把他们救出来。

  主持人文坛:知道有那么多很微弱的生命在等待救援,那种心情?

  赵亚辉:我到东汽中学第一天还听到楼板底下有说话,唱歌的声音,第二天、第三天就少了,那时候很多现场的志愿者没日没夜的干,还有很多地方因为交通的问题,你不能及时到达现场,所以有很多这样的情况会让人觉得真是想努力做点事。

  网友:现在很多说法,汶川地震是一个标志性的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的前跃。

  赵亚辉:我觉得一个民族在用感情,在懂得释放自己的感情,在懂得把自己心灵的感动用实际行动表达出来,这个太重要了,我一直说一个人有善行,有某一刻的善行,善言很容易,但是善行很难。比如说我写的不顾生命危险,冒死去灾区的志愿者,比如王念法是,还有一个志愿者陈言,他是最勇敢的一个志愿者,比救援队员还勇敢,救援队员有纪律,什么状况下严格规定是不能进的,他完全是自己,自己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我就要进去,其实这样的人,我觉得这次确实中华民族很多人每个人都捐钱,每个人都在为灾区做自己的贡献,就是这种不简简单单是说一句话,我是一个行动主义者,我是喜欢以行动来看人,我说一句好话容易,但是我做一件好事就难了,我做很多次好事就更难,我天天做好事更难。所以这次客观的说,我见到了很多天天做好事的人,时时刻刻做好事的人,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一种进步,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咱们中华民族一种光辉传统的回归。

  主持人文坛:很多网友听了您这番话都非常的感动。

  网友:如果能买到这样一本书,就能向孩子们捐赠一块钱,这也是一种善行对不对?

  主持人文坛:当然是。岩松,我刚才一直在想问,因为你是第一手得到亚辉这么多的资料,这么多的图片,肯定不只书里这么多,你当时最大的触动是什么?

  李岩松:就是第一次见到亚辉,因为亚辉跟我上次见到的那个整个人的形象不太一样,明显眼睛里,说一句比较文的话,应该叫做眼睛里充满了哀伤,真的,我不忍心问出这个话,当天我只跟他说了一句话,就是说你瘦了,然后我们接到他书稿内容的时候,在他的文稿里头,说实话我们编辑,不光是我一个人,是一个团队在运行这个工作,很多人在参与这个工作,我们有很多编剧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在帮着亚辉整理整个资料,因为他提供给我们的图片非常多,就是上万幅图片,我们提出了430多张后来。所以震后的那些,就是地震的灾难现场的那些东西非常催人泪下,同时还有一点,因为我们对他原来一些书稿的内容也有一些积累,就是有一些掌握,包括他震前后来给我们提供的原始的图片和原始的文字,也是让我们非常触动的,这个东西拿到手里以后你很自然的在面对一片废墟的时候,你看到那个废墟上,就不自觉的浮现出以前的情景。

  主持人文坛:你也说到我心里去了,因为亚辉这个书一开始并没有把震前的这些景色写出来,而是直接作为一个记者,他直接的把震后的一些最新的东西带过来给大家了。但最后我越看这本书越难过,比如说黑虎寨怎么样了,比如说像很多很多的景点,很多的人他们都怎么样了,有了这种强烈的对比,内心就会更加的震撼。

  赵亚辉:而且我觉得这恰恰是激励我们重建美好的家园,就像这个,北川县城之前的,之后的同一个角度,之前是这个样子,多么美丽的一片城市,之后是这个样子,这片建筑群之前、之后,再回到封面,为什么封面要这么做?这是震前最美丽的一个羌寨,叫黑虎族寨,是一个最原始的,很少有人去的一个美丽的羌族建筑群,这个是震后最震撼人心的。

  主持人文坛:这是哪里?

  赵亚辉:这是北川的县城,羌文化两个最具有代表性的地方,所以震前震后的景象非常的让人触动,就像北川县委书记送的这句话,他就说这是一本值得永久珍藏的书,是对受灾严重的川西北最好的纪念。为什么我回来以后,甚至就在家里给家里人请了个假,就立刻封闭到出版社旁边的一个特别小的旅馆里,六天六夜几乎没怎么睡,边写边整理照片,边找感觉,我写完之后我自己都没有再看,但是我把去年的东西拿出来之后,我就进行了一个有机的组合,我写完之后我想我的使命完成了,我的使命就像那位网友所说的,记录震前震后的东西,把震前震后的珍贵记忆告诉大家,我想这也是一个记者的职责。

  主持人文坛:我还要翻开第二页,因为这是我看到的非常震撼的一面,这些孩子的笑脸,我第一次看到这个书的时候我就想问亚辉,他们还在吗?

  赵亚辉:他们都还在,全是幸存者。

   

主持人文坛:一听到亚辉当时这么说,我就特别的高兴,你看看这些孩子的笑脸,可能有些是在帐篷里拍的。

  赵亚辉:很多是,这是一种希望,为什么我把这个照片放在首页,我想这就是希望,这里面有一个孩子自己做了一个T恤衫,他说我要记住这一刻,因为这一刻我失去了很多亲人,他说我还要忘记这一刻,因为忘记了我才能重新开始,从他们的笑容中我觉得他们要重新开始,我们灾前美好的河山是什么,灾后看到的场景是什么,灾前和灾后都是很珍贵的记忆可以激励我们去重建家园。

  主持人文坛:我们从孩子的笑脸上看到了希望。能不能再讲讲你在灾区看到的一些,也特别鼓舞人心的孩子的一些故事?

  赵亚辉:其实挺多的,我最想讲的就是马小凤,太可爱的女孩儿,大家可能对可乐男孩儿很熟悉,其实背后还有一个女孩儿,救援队员救他两、三个小时以后他说叔叔,我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儿,然后马小凤就说我还在里面,救援队员说你为什么不吭声啊?她说他的伤重,你们先救他们,你们救完他之后再救我。那时候救援队员就非常感动,这个可乐男孩说马小凤老不让我睡觉,我中间好几次想睡,马小凤就给我唱歌,不让我睡。后来马小凤被救出来的时候就说,叔叔,你给我照张相吧,这一刻我要留个纪念,就是她要从废墟里出来了,她说我要留个纪念,她要记住这些天的苦难,她说已经被埋了三天了。后来把她救出来以后,过了几天她已经安全了,救援队员出来了,她上救护车的时候还告诉救援队员,叔叔,你一定要留个名字,留个电话,我要把你记住。就给他留了个电话,后来她打电话说,叔叔,我现在很好,我很想念你,这个救援队员王建华,马上就落泪了。这个女孩非常可爱,真是非常让人感动得一个学生,她身上具备了非常好的素质。

  主持人文坛:我们听到这样的故事都特别的震动。

  李岩松:实际上地震以后这样的故事,对灾区人民来说就是一碗心灵鸡汤。

  赵亚辉:这也是我想做的一件事,我说为什么我这么着急着不吃不睡把它写出来,它的原因所在。

  张婉如:刚才讲到孩子,其实里面还有一个,因为我当时在终审这个稿子的时候,给我印象非常深,一帮学生,东汽中学的一帮小学生,东汽中学的一帮中学生,说他们被埋在废墟下了,在里面唱歌,当时我以为这个歌名找错了,我说他们会唱《黄河颂》?因为亚辉的文章上写他们唱《黄河颂》。

  赵亚辉:老师带着唱的。

  主持人文坛:后来这些孩子怎么样了?

  赵亚辉:这些孩子有些被救出来了,但是也有不少永远都不在了。

  主持人文坛:亚辉,你在采访中刚才也说到,除了这些孩子,其实还有一些也感动着我们的像“铁军”,我们的解放军,还有一些志愿者,其实我看这个书的时候,“铁军”给我留下的印象也很深,有些人甚至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可能就喝一些水,他当时救援现实中的“铁军”到底是什么样一个情况?

  赵亚辉:确实你在现场看到突然间非常偏僻荒凉没有人烟的地方突然出现一队人马出来了,“铁军来了”这几个字你会非常感动,他们就带着一、两天的口粮徒步走到震中来,到处都是塌方,还有我们的士兵,我们部队那些十八、九岁的孩子,他们入伍时间并不长,到唐家山堰塞湖背着我们羌族同胞送给他们的小背篓,手里抱着炸药,肩膀背着炸药就来了,26公斤炸药,这里有一张照片,这就是照片,后边还有陆陆续续上来的。

  张婉如:你仔细看,就是个孩子,没有多大。

  赵亚辉:最多十八、岁,身上、背上背着炸药,吃的行囊都扔掉了,但是炸药不能扔。

   

主持人文坛:亚辉我看书的时候发现你很少直接一对一的对话,对话伤员等。

  赵亚辉:我不忍心打扰他们,我一直强调一个职责,就是说到灾区第一个重要的,一个基本的职业道德,不论是志愿者还是记者,任何影响救援的事情是不能做的,你去进入医生手术室,你去影响他正在抢救病人,这时候你要更多的通过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如果他休息过来了,这时候正闲着,你可以去采访,他正在抢救生命的时候你一定不能去打扰他,你可以站在旁边拍、看,但是你不能去打扰他。只有等到他可以被打扰的时候你再去打扰他,所以我说包括很多人去灾区准备不足,其实给灾区增加了很多负担,所以我后来写过一篇博客的文章,我就说任何一个给灾区影响,当时是我们新浪一个编辑电话跟我连线,我口述的,我15号在映秀,然后当时他给我打电话,我16号出来以后徒步出来以后,我说我口述了一个内容,就是说任何影响救援的事情都不能做。这其实也是一个记者的职业道德,其实也是我多次参加灾难的一个体会,就是我去采访伊朗地震的现场,我到了印度洋海啸的现场,都是第一时间到的,还有其他的灾难,我认为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你做记者更重要的要用眼睛看,当然也要去问,也要去采访,别人可以被采访的时候你去采访,但是不能影响他正在进行的搜救,如果打扰了他,影响了他,我觉得就是很大的问题。

  所以我当时也提到一件小事,后来他们做成标题推出去了,就是一个记者当时冒充伤员,跟着上飞机。

  主持人文坛:今天你的书连载以后,还有人在说这个事情,我看到网友的留言里面也有说起,本来是你写的那篇文章揭露了这件事,但现在有人说那个记者是你。

  赵亚辉:我觉得这个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很多事情可以一笑置之,这个谣造的,前几天就有人打电话,有人在你的博客里面留言,说有一次许勇将军骂记者,说这个记者是全国什么什么,最后就变成是你了,我就很奇怪了,后来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我说许勇将军我也不认识,我也没有采访过,他说的那个时间我根本不在那个地方,我在那个废墟里面正在跟我的几个同事一起采访,而且那个会我也没有参加过,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又过了几天新华社一个记者给我打电话,说兄弟,那个人我认识,这件事情是他披露的,就是许勇将军骂记者的事是他披露的,他就隐讳的写了一下,也没写是谁,其实在他写这个文章之前的若干天以前,我就已经写了披露了另外一个,就是这个记者之前还有一个记者,就是上飞机抢位置的这件事,结果后来他说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有人说这个人是你,他说我自己都觉得特别对你不好意思,一定要打电话给你道个歉,但是又不好说到底是谁,其实我挺希望这个人主动站出来承担这个错误,不要再让我承担这个可笑的黑锅。我觉得这个世界很多事情太可笑了,可能是我曾经写过很多批评稿,有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出现了我写的这个人变成我了,这个非常可笑的一个谣言。

  主持人文坛:这个世界就是不同的声音掺杂着。

  赵亚辉:对,我觉得作为我来讲只能幽默的一笑,我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在网络世界里流传,就像那个,算了,一拍大腿就当它是一个笑话。但是也反映一种现象,还是有一些人很阴暗,我是在这里做一个小的,其实我希望当时写这个人是谁,他自己不说可以站出来,我觉得至少可以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因为这个时候可能那个人也是,不一定当时那么想,但他那么做了,可能也是有原因的,但是他那么做了确实结果是有影响的,一个人应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不应该让别人来背黑锅,很有意思这个事。我想只能一笑置之。

  主持人文坛:大家会更多的关注亚辉带回来的这些报道,带回来的这些珍贵的文字和图片,这就是当一个小插曲了。刚才我说到在你的书里看到很少直接面对面的采访某些伤员,受伤的孩子或者等等,但是我知道我们大家都非常关注的张晓平,就是受灾129个小时以后截肢了,活着出来了,但又悄悄离我们而去了,当时亚辉陪伴了他14个小时。

  赵亚辉:对,一直在废墟外看着整个的过程,为什么这本书我在写的时候还用了129个小时截肢后活着出来这个标题?虽然张晓平在出来以后,出来的两个小时以后,在华西医院去世了,他去世的时候还发生了一场余震,为什么我还用这个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这129个小时之间的精神,他活着从废墟里走出来这个过程是让人很感动的,虽然他两个小时以后因为后续的并发症,因为各种原因去世了,但是他的坚持本身是有意义的,我认为他的坚持本身是在证明生命的过程是有意义的,他让人看到了他的坚强,他的女朋友在他的身下已经去世了好几天,但是他在那种状态下,他能够决定舍弃自己的双腿,能够让医生在废墟下给他做手术,我想他虽然离去了,但是他还是有很大的价值,他的坚持是证明一种人不屈的精神。我最欣赏一个登山家说的话,别人老问我,你为什么要不停的到现场去,我说因为新闻在那里,所以我要去。为什么呢?这是来源于一个登山家的话,就是有一个西方的记者曾经问他,说你为什么老登山?他很不屑地回过头跟他说了一句,因为山在那里。虽然他在登山过程中已经去世了,甚至人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但是他用自己的这句话表明了自己的精神,我想这就足够了,他的人生就足够了。

  主持人文坛:其实我还在你这本书里面读到了另外的一种精神,像羌族文化,我看到羌族碉楼的时候,你用了一句话,说羌族人说碉楼是有脊梁的,这个特别受感动。你在灾区这么长时间,你看到四川受灾的人们,他们身上也有一种脊梁的精神是不是?

  赵亚辉:是,一种不屈的精神,非常顽强,其实我之前在羌族的时候,去羌族里,包括汶川,北川,茂县,其实都是羌族自治区,我去年到这里的时候就被羌族文化深深的吸引,我写了七、八篇的文章,就写羌族文化,从羌族为什么在四川,不在甘肃,从羌族的民俗,羌族的歌舞,羌族的服饰,羌族的碉楼建筑,最后写到包括羌笛的秘密,羌笛是怎么做出来的,当时全国惟一的羌笛大师,我找到他,特别感动得是在黑虎山寨,我写的那篇文章叫给你戴孝一万年,当时非常偏僻的地方我一直走着,他们告诉我有一个羌族的小部落叫白头羌,为什么呢?我去了就了解到这个历史了,是他们的创始人是叫黑虎将军,就是这样一个照片,白头羌的一个照片,给大家看一下,黑虎将军为了这个村子被人陷害,后来羌族他们开了一个会,决定为黑虎将军戴孝一万年,现在已经过去四、五百年了,所以他们现在不论是男女老少,头上都戴着这么一个白色的帽子。

  主持人文坛:都是一些千年百年的传统。

  赵亚辉:对,我这个书里写了很多特别感动的事,很多小人物,很多川西北的人,他可能身上蕴含着一种民族脊梁的精神,像这个人,广场上的按摩女生,像北川的一天挣两块钱的打铁老人,他每天一直微笑,他说这是我的事业,我碰到一个按摩女生,别人对她的职业不了解,她说我觉得我做这个非常好,就是什么什么,我觉得有一些小人物特别让人感动,所以我这里写了很多人文和历史的小人物的书,这也代表了我自己的一种情怀。

  主持人文坛:亚辉,真的特别想有时间你跟网友再把这么多的故事,书里书外的很多故事再带给大家,今天时间特别的有限,因为我看眼看着就要到点了,我们今天很多网友提出了很多问题,但确实很抱歉,因为太多了,我们不能够一一带到。

  亚辉,特别希望你的书就像是在我们封底有一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檀栋先生说的,多年后这本书的价值将会尽显。

  赵亚辉:希望如此,也谢谢大家。

  主持人文坛:也希望更多的朋友,无论是新浪的网友,还是其他的朋友,多多关注这本书,继续关注我们灾区,因为我们灾区还需要重建,我们的路还很长。

  赵亚辉:谢谢文坛,谢谢新浪,谢谢化工出版社。

  主持人文坛:谢谢亚辉,谢谢张社长,谢谢岩松,也非常感谢今天来到《文坛开卷》所有的网友,每一次的交流可能不能把大家的问题都问到,但是你们的参与让我们都非常感动,谢谢大家,再见。

 

赵亚辉谈去伊朗地震、印度洋海啸、汶川地震的感受

   

   我经历过伊朗大地震、印度洋海啸现场,还有这次汶川地震,觉得确实很不同。04年伊朗地震,05年的印度洋海啸,08年的中国的汶川地震都是比较重的灾难,都死了四、五万人以上。我记得我原来写过一篇文章叫《品味激情》,我第一次去伊朗,我看到了一个场景忍不住流泪哭了,什么场景呢?黄沙满天的一个操场,遍地的尸体,铲土机用土往尸体上浇,一个铲土机的斗不往下放,因为那儿有一个孩子不走,那里面有他的亲人。这些人24个小时之前跟你完全一样,都是活生生的生命,我觉得在人道主义面前,为什么我觉得天使基金特别好,有人说印尼人跟中国人怎么着怎么着,在人道主义面前,任何的阶级、党派、国家的物理界限都是很可笑的,很荒谬的。这个时候生命高于一切,在人道主义面前,其他东西都不应该成为阻碍,而什么是人道主义?到印尼去救灾有什么意义,中国和印尼的关系,还有一支几十人的救援队在灾区的作用非常大,为什么这么说?一支救援队去了多少人,各个国家都去,是很大的一支队伍。为什么说第一时间要到灾区去,特别是当时对幸存的人,如果自己自救永远没有人来,为什么国家徒步七天之内无论如何要到所有的乡村,非常重要,可能你去了,挖不出来,但是你到了之后给幸存者就是一种心灵上的无形的激励,这个力量太强了,如果自己在那儿孤苦伶仃的在那儿拯救自己的亲人永远振作不起来,当他看到远处有人在跟他一起干,哪怕他自己没有受到帮助,但是他心里面深处有一种希望,这个希望是伟大的。

   我觉得这也是救灾的意义所在,也是我们记者到现场去反映这些情况的意义所在。回到这个问题确实不同,印度洋海啸30多万人几乎一刹那间就没有了,几乎没有幸存者,因为水挤压的强大的力量连混凝土都可以击碎。伊朗的地震幸存者也不多,因为他是碎砖形成的城市,是一个泥砖建筑的群落,建筑垮塌以后幸存者非常少,而且那个地方很干旱,受灾的面积很集中,主要是一个区域,又是平原。从地理上讲非常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这次面积太大了,十万平方公里,而且受灾的人太多,无家可归的上千万人。而且特别重要的是灾难发生之后,很难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你可以到现场体会到那个艰难,救灾的艰难前所未有,比唐山大地震还要严峻,就是交通根本不通。

   开始说要几小时几小时打通道路,完全是不可能。你站在堰塞坝前才知道是多么的危险,我一直有一句话,我说我是亲历的忠实的信徒,我不到现场去根本没有感觉,你在后方看电视看到很多东西,你只能看到的东西跟你经历的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没有想象的基础,你想象不出面前是几十具孩子的尸体,卡在楼板缝里,你想象不出来,因为你没有站在那里亲眼的看到。

   一个做记者的价值就在于你去事实求是的客观的真实的把你看到的东西通过好的方式讲述出来,然后让更多的人去感动和看到,这样就是你对灾区做的最大的贡献。这也是这次我那么快到灾区去的主要的原因,在那里也不想睡,也不想吃,就是想把看到的弄出来,特别是面对自己的同胞受难,你心里会有一种非常沉重的体验,特别是有很多人你还曾经的认识,我给几十个朋友打电话,没有一个打通的,后来王健打通了,他很幸存的活下来,四楼倒了,但是还幸存的活下来了,给我讲当时的情况惨不忍睹。我到现场一看,自己认识的人很多失去了亲人,甚至还有跟我一起打篮球的学生不在了,切肤之痛。

   在这场灾难中也看到了很多人文的东西,我觉得大历史是由大人物和小人物共同谱写的,小人物组合起来作用更大,这是我的看法。

   至于我的心里问题我觉得这次跟以前也有很不同,我这个人经历特别的复杂,这些年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生与死的边缘的经历。像海波跟我说了有人保佑我,我说我多次都是绝处逢生,这个时候你恰恰才认识到生命的价值,我04年的时候在阿里最高峰的冰川上一个人跟队友走丢了,一个人走了14个小时,最后出来月亮给我救了,让我可以走出来,看到后来的蓝天、白云,看到自己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我觉得我的心里很坚强,我经历了很多的事,看到了很多灾难,但是这一次我确实莫名的睡不着觉,经常的睡不着觉,也不一定是想灾区的事,但是确实是影响很大,比前几次都大得很多。我认为我自己的调解能力很强,过了一个月之后还是沉浸在这种情绪中不能完全的出来。

   我写这本书也是我情绪的一个体现,我为什么几天几夜干这个事,也是一种使命使然。很多事情是讲机缘的,川西北确实没有想过要待那么久,但是恰恰让你留下了很多绝版的东西。所以这个时候你没有任何理由去逃避和不面对,必须立刻马上把它写出来。

   我想还有一个最好的方式就是继续去工作,我的西北角还没有走完,要继续完成。当然还有很多客观因素,不去也不行,而且这次西北角对我来说是整整一年零两天,一年以前的今天我刚好在绵阳,所以也是一次特殊的巧合。

   人生就是一个特殊巧合形成的,我觉得包括今天在这里跟大家一起聊天,包括这本书的出版,就是这样的一种必然。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