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

 
 
 

日志

 
 
关于我

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我的邮件:zhaoyahui@sina.com 本博客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图片文字视频均属原创,媒体转载和出版请与我联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2007-11-08 22:3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

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赵亚辉  摄影 

 

重要提示:衷心感谢您的关注!近期由于某种技术原因,本文图片可能无法正常浏览。请点击本文人民网镜像链接,即可正常浏览图文。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汉长城遗址,距今2100多年,比明长城还早1500多年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汉长城遗址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遗址东西长24米,南北宽26.4米,残垣高9.7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遗址全为黄胶土筑成,面积633平方米

 

点击进入:单车横穿罗布泊图文日记系列: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一:探秘罗布泊神秘的“地球之耳”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二:河西狂奔2000里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三:车陷库姆塔格沙漠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四:遭遇罗布泊强盗——淘金者与盗石贼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五:五彩沙漠上撞见首只活物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六:沙漠祭英雄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七:荒漠奇镇——最大又最小的罗布泊镇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八:抵达罗布泊湖心风沙中拜祭余纯顺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九:艰难探访楼兰古城世界旱极罕见小雨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遭遇外国媒体误报的“新型导弹”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一:直面震撼人心的楼兰美女干尸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二:探秘当年原子弹试验基地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三:悲惨的胡杨林荒凉的阿尔金山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四:壮观的柴达木雅丹神奇的天然佛像山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五:探秘柴达木的“外星人遗址”

组图:横穿罗布泊组图之一:鸣沙山月牙泉

组图:横穿罗布泊组图之二:神奇的敦煌魔鬼城(鬼斧神工的三垄沙雅丹群)

组图:横穿罗布泊组图之三:两千年前的护照——阳关关照(阳关印象)

 

    玉门关故址位于甘肃省敦煌市城西北80公里的戈壁滩上(它与酒泉的玉门是两个地方)。相传“和田玉”经此输入中原,因而得名。它是古“丝绸之路”北路必经的关隘。现存城垣完整,呈方形,东西长24米,南北宽26.4米,残垣高9.7米,全为黄胶土筑成,面积633平方米,西墙、北墙各开一门,城北坡下有东西大车道,是历史上中原和西域诸国来往过乘及邮驿之路。

    嘉峪关是明代长城的西起点;而玉门关则是汉代长城的西起点,它是中国长城真正的西起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汉长城构造奇特,坚实无比

 

    玉门关汉长城与闻名中外的玉门关遗址毗邻,坐落在距敦煌市区大约100公里的茫茫戈壁上。汉长城距今已有2100多年历史,比明长城要早1500多年。与明长城不同,汉长城是以红柳、芦苇、罗布麻等植物的枝条为地基,上铺土和砂砾石,再夹芦苇,层层夯筑而成。尽管历经岁月沧桑,现存的汉长城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出当年的芦苇夹层。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遗址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西墙、北墙各开一门,城北坡下有东西大车道,是历史上中原和西域诸国来往过乘及邮驿之路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远观近看玉门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远观近看玉门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王之涣这首《凉州词》让玉门关在中国妇孺皆知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远观近看玉门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十八般兵器排两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周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周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远观近看玉门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远观近看玉门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远观近看玉门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汉长城是以红柳、芦苇、罗布麻等植物的枝条为地基,上铺土和砂砾石,再夹芦苇,层层夯筑而成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尽管历经岁月沧桑,现存的汉长城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出当年的芦苇夹层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只有一段汉长城被铁栏杆围起来保护,其他的没有围栏,被破坏得很严重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旁边的芦苇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周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周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周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玉门关周边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车行玉门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车行小雅丹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一:探秘罗布泊神秘的“地球之耳”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一:秘罗布泊神秘的“地球之耳”

重走中国西北角单车横穿罗布泊科考行动启程

这是我国罗布泊科考历史中首次单车横穿科考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二:河西狂奔2000里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三:车陷库姆塔格沙漠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四:遭遇罗布泊强盗——淘金者与盗石贼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五:五彩沙漠上撞见首只活物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六:沙漠祭英雄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七:荒漠奇镇——最大又最小的罗布泊镇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一:直面震撼人心的楼兰美女干尸寻找罗布泊人后裔和米兰古城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二:探秘当年原子弹试验基地 感受奇特的营盘古城和太阳墓  偶遇西部测图的测量队员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三:悲惨的胡杨林荒凉的阿尔金山繁华的花土沟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让我无限感慨的一对鸳鸯树,左树枯死,右树坚持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四:壮观的柴达木雅丹神奇的天然佛像山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女人雅丹”——柴达木盆地里奇特的雅丹,像女性的胸部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五:探秘柴达木的“外星人遗址”

横穿罗布泊组图之四:中国最西边的长城——玉门关汉长城 - 赵亚辉 - 赵亚辉

德令哈托素湖边的“外星人遗址”,到处都是竖起的石头 

 

赵亚辉博客首页

最近更新:(点击进入)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