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

 
 
 

日志

 
 
关于我

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我的邮件:zhaoyahui@sina.com 本博客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图片文字视频均属原创,媒体转载和出版请与我联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2007-07-13 04: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考上大学,他们为何苦恼?)
——对北川羌族自治县贫困考生的调查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女考生罗玉婷的来信原稿 

贫困生路费问题让人揪心——

我们发起“上学之路计划”,期待您参与,详细情况请看文末后记

 

    对我而言,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大学就在眼前,我却不知道抵达它的路在哪里。

 

   当我此次“重走中国西北角”到达我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北川县的时候,刚好赶上高考成绩公布。于是,我来到北川县的最高学府——全县唯一的中学北川中学采访。在这里,一个刚考上大学的女生给我写了一封信:

 

   尊敬的人民日报记者:
   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改变命运的机会只有读书,念大学,进城,告别土地,告别父辈被束缚在土地上的命运。
   十三个春秋的艰辛付出终于换来了进入大学的机会,565分(文科),看看自己的成绩,禁不住泪流满面。我的命运将在此时此刻发生扭转,朝着儿时梦想的殿堂延伸。大学,我的大学,我将触碰到你的容颜,一偿多年夙愿。
   然而,一切并非我想的那么简单,在我与大学之间还横亘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大学学费。那样昂贵的学费不是我们这样的农村家庭负担得起的,纵然父母承诺,只要你考得上,就是砸锅卖铁我们也供你念。如果砸锅卖铁可以解决问题,我就不必如此焦虑,怕的是哪怕砸锅卖铁也凑不足学费,而我又怎么能把家人逼至如此绝境。看到父母紧锁的愁眉,我犹豫了……
   学业,是我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的眷恋,十三年与书本朝夕相对,虽然恨过它,咒过它,心里还是爱它。若一辈子能与书为伴,以笔为友,那将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可是这样一份幸福,要建立在父母的艰苦劳动,家庭的负债累累上。
   我们是一个怎样的家庭我不是不清楚:父母劳累半生,含辛茹苦地将我们姐妹二人抚养长大。前些年父亲外出打工,都屡屡遇到拖欠工资的老板,父亲为人老实厚道,不懂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那些老板拖欠的工资至今尚未付清。母亲勤俭持家,都没有多高的文化,只能做些粗活贴补家用,一家人清贫度日。两年前,妹妹为了减轻家中负担,为了我能安心读书,放弃了念高中的机会,背负行装,远走他乡,独自面对陌生的城市和面孔,打工谋生,那时,她只有16岁,只是一个正当妙龄,稚气未脱的小姑娘。
   ——姐姐,我们家一定要出一个大学生,那一定是你;我们家只供得起一个大学生,所以我不念书啦,我要去赚钱。
   ——姐姐,你从小成绩就好,你一定要考上大学,帮我把我没念的书一块念了,把我没实现的梦想一起实现了,好不好?
   ——姐姐,你一定要加油!
   妹妹啊,姐姐已经欠你太多,弥补你的唯一办法就是走出这环绕的群山,带着你的梦想走出去,最后让你也走出去。可是你已经为我牺牲了那么多,难道还要家人为我付出更多吗?这叫我怎么忍心?
   若是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十三年寒窗苦读就变得毫无意义,我的梦想连同你的期望都将破灭,你16岁时托付给姐姐的梦想,我曾发誓一定要替你实现它。如今希望就在眼前,如果就此放弃,我怎么甘心?你又会不会甘心?你说,姐姐,无论如何你都不要放弃。
   我不放弃,那么你告诉姐姐,我该怎么走下去。
   大学的校门就在眼前,只要跨过那条沟便能推开它,进入那方梦寐以求的天地。要怎样才能跨过去,怎样才能推开这扇门?清寒的家境,年少的妹妹,刚过中年就已满脸风霜的父母,面对这些,让我如何开口索要更多?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对我而言,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大学就在眼前,我却不知道抵达它的路在哪里。
   我有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希望有人可以给我走下去的勇气,给我们这些深山中的孩子一个圆梦大学的机会。
                                                                罗玉婷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罗玉婷的家就在苍茫的岷山中

 

   这个罗玉婷是北川县文科高考第5名,她的家就在传说中大禹出生地旁边的高山顶上,那里的地名是禹里乡望江村八组。
   从小,玉婷的成绩就很好,随着她渐渐长大,随着她不断地拿奖状回家,父母对她的期望也越来越高。懂事的妹妹知道家里供不起两个学生,就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姐姐身上。不只是家人,村里的乡亲们也都希望这个荒凉的山顶小村里,能够出上一个“女秀才”。
   玉婷喜欢读书,玉婷非常刻苦,玉婷知道只有读好书,考出好成绩,才有可能改变命运,才有可能让自己的家庭不再贫困,让自己的父母过上好日子。高三这年,玉婷的压力非常大,经常会为了学习而失眠。
   为了方便她读书,也为了就近照顾她,母亲离开了山顶的家(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一年最多只能回来一次),在山下的镇上找到了一间小小的房子,这样玉婷每周回家的时候就不用再爬大山了,就能留出更多的时间学习和休息。在碰了很多次壁之后,母亲终于在街上一家小餐馆里,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也终于有了每月200多块钱的收入。尽管这微薄的收入除去花销,几乎留不下来,但是毕竟有了收入。
   终于,苦熬到了最后的时刻。高考了,玉婷顶住了压力,考出了好成绩,成为全县文科第5名,成为全村历史上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女生,也是全村历史上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
   可是,玉婷想高兴却又高兴不起来,看着刚过中年就满脸风霜的母亲,她想起了那高昂的学费,她心里很痛。
   在她家又黑又小的屋子里,我告诉她,国家有政策,国家有助学贷款,国家今年将投入154亿元进行助学,只要你考上大学,只要你能到学校,就不会读不成书,就不会让你因为学费而回家。
   玉婷以前不知道这些,她半信半疑,不带钱就到学校,这能行吗?何况,怎么到学校,可能就是一个问题,因为路费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我半天无言。
   我告诉她,路费我来负担,你一定要到大学报道。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罗玉婷对大学之路充满渴望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罗玉婷和她的母亲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这就是罗玉婷家的厨房

 

    拿不出学费和路费不是个别情况,全县过分数线400多人,有200多人呢是大山之中的羌族贫困学生
   “我一天从早干到晚,能挖100斤土豆,一斤土豆3毛钱,要凑够路费和学费,是天方夜谭。”

 

    在北川,像玉婷这样贫困的学生人数不少,他们中绝大多数是来自大山深处的羌族孩子,他们热爱读书用功学习,他们渴望走出大山走进大学,可是贫困让他们举步维艰。
   “像罗玉婷这样家庭困难的,并不是个别情况。”北川中学的杨老师告诉我:“今年我们参加高考834人,本科硬上线有292人,加上民族和偏远地区加分后上线有400多人,其中有200多人都是家庭年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贫困生,差不多占到考上大学人数的接近一半,他们中绝大多数是地处大山之中的羌族贫困学生。
   北川县确实比较特殊,这里是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地处岷山山脉和龙门山脉的连接处,全县面积有2869平方公里,但是全境皆山,地势高峻,峰峦起伏,沟壑纵横。由于地理因素的制约,也由于多种历史原因,羌族很早就形成了大散居的居住状况,全县16万人,大多数分散在山峦中的近300个村寨中,县城曲山镇只有大约8000人。而再高的山上、再深的谷中,却都有人居住,很多村子面积很大,但是每家每户都距离很远。
   杨老师还告诉我,北川县每年有适龄高中学生大约2000人,到北川中学读书的大约七八百人,其中超过90%都是山区里来的农村学生,就拿今年高考来说,来自县城的学生不到40人,其他都是来自大山中的村寨,有一大半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很多人家一年总收入还不到1000元。
   陶富军是北川今年高考应届生理科第一名,总成绩是642分(加上民族和地区加分),整整比重点分数线高出100分。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北川应届理科状元陶富军


   当我翻山越岭来到禹里乡杉柏村所在的大山上,来到树林之中陶富军家里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情景深深震撼。
   这是一间简陋的木屋,门口堆放着陶富军上山砍的柴。墙壁和房顶都是由简易的木板钉起来的,缝隙很大,四面透风,顶棚漏雨。屋内的陈设极其简单,几乎没有什么家具,一张木桌子,几把木椅子。
   灶台是泥铸的,上面并排放着三口锅,两口给人做饭,一口给猪做饭。屋里没看到有什么菜和肉,只有几大袋子土豆。
   “这些是我从地里挖的,准备卖了换一些学费。”陶富军说。
   自从高考结束以来,陶富军每天去地里挖土豆,从早上天亮,干到晚上天黑,每天能挖100斤。“最近收的行情比较好,每斤能卖3毛钱,100斤就是30元钱”。
   “可是,学费和路费差不多要8000千元。”要凑够这些钱,得卖多少土豆,得干多少天?一亩地产量是2000斤左右,陶富军家里只有3亩多地,又哪里有那么多土豆卖?
   然而,除了卖土豆,陶富军家里几乎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因为常年过度劳累,他的父母多年前就患上了疾病,母亲是严重的贫血病,父亲是银屑病(一种严重的皮肤病)。疾病的折磨使得双亲都十分瘦弱,不能干重体力活,而每年看病的一大笔开销更使整个家庭雪上加霜,入不敷出。
   “如果没有学校的奖学金和社会的资助,这些年我没有办法上完高中。”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陶富军的家——半山腰上简陋的木屋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木屋的墙壁是这样的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木屋墙壁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高考完后,陶富军每天都去地里挖土豆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这些都是他这几天挖的土豆,准备背到山下去卖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陶富军一家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瘦弱的陶富军和更加瘦弱的父亲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陶富军一家三口在木屋门口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几年前,陶富军的父亲得了银屑病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这种病很难治疗,只能适当控制病情


   这一次高考,陶富军取得了好成绩,他报考了厦门大学,他想去看看海,他想去那里的化学系深造。可是不说学费,光是路费就让他们全家为难。
   从陶富军家离开,我的心情很沉重。
   这几天,我从后方编辑部得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今年国家的目标是“不让一个贫困生因为学费的问题读不了书”。为了让这个目标成为现实,国家有关部门还出台了八项举措,完善助学贷款机制,扩大助学贷款的实施范围等等。
   应该说,这些政策都很好。当我告诉每个采访到的贫困生这些政策时,他们都很高兴,很认同,但是没有人立刻展开笑颜。毕竟从过去几年学长们的经历来看,虽然国家也有不少政策,但是第一年大学费用却始终是一个难题。对于这些情况,这些贫困生们也都曾看在眼里。

      
 各级部门采取了积极措施,但是缺口仍然不小
 “对于国家出台这些新政策,关键是落实和宣传,要尽快让每个考上大学的孩子知道。”

 

   北川县团委的负责人告诉我,过去几年来,北川县各级部门想出很多办法,采取了多项措施,为贫困学生筹措第一年入学的资金。从2003年筹措3.95万元、资助12人开始,力度逐年加强,到2006年筹措了37.8万元、资助116人。
   但是,因为贫困学生多,资助的一般都是成绩好的,特别是上重本的学生,所以很多贫困学生仍然为学费和路费发愁。特别是这一两年来,大学学费上涨,更让这些困难家庭不堪重负。
   在今年,北川采取了三项措施,帮扶力度较往年又有增加。
   第一个措施是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预计通过奖学金帮扶的学生数可达到15人左右,每人4000元;第二个措施是争取同级民政、残联、工会等部门支持,预计帮扶学生人数大约可以达到50余人,每人可以得到1000-3000元不等的帮扶金额;第三个措施是结合惠民行动在县里专门开展了“爱心圆梦?希望永恒”为家庭困难大学生募捐活动,目前这项活动正在进行当中,预计能有捐款5万元,可以增加帮扶学生数20-30人。
   “这样,我们今年预计可以帮扶学生100人左右。”这位负责人说,“但是,我们只能重点扶持重点本科以上的学生入学,其他学生,我们就顾不上了。而且,现在上大学第一学年的学费基本是7000—8000左右,在得到资助在学生中,最高资助金额是4000元,为学费的一半;一般是2000元左右,所以贫困学生仍然觉得很困难。”
   “事实上,今年,国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已经出台了很好的政策。”县教育局负责人说:“关键是,这些政策一要及时落实,二要及时向学生宣传,要尽快让每个考上大学的孩子知道。在这方面,我们正在做一些工作。”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这是陶富军的家,里面没有什么家具


 

 图文:一封让人流泪的女生来信 - 赵亚辉 - 赵亚辉
捐献路费给陶富军后,“再见”,“保重”

           

后记:让人揪心的路费问题——期待您加入“上学之路计划”

 

   在北川,我采访了不少贫困生,他们绝大多数还不了解国家的有关政策。
   在我一再向他们普及“只要你到学校报到,就一定会有书读”之后,不少人虽然相信,但是也提出了一个让人揪心而不容忽视的问题。
   那就是路费。的确,就是路费,还有就是刚到学校后的生活费。
   这些贫困的孩子要出远门了,去北京,去上海,去广东,去福建,去黑龙江……路费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为了这几百元钱,他们中的不少人要煞费苦心,要东挪西借,要日夜打工。就像陶富军,一天从早干到晚,挖100斤土豆能挣30元钱,除去吃饭和给家里买东西,也就能剩下十几元,要挣够去厦门的火车票,还不那么容易。
   对于陶富军和罗玉婷,我捐了路费给他们,但是力量微薄的我,能够帮助的人非常有限。
   在此,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给贫困生捐献路费的行列中。国家已经承诺给于贫困生最大的帮助去解决他们的学费,我想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帮助那些贫困学生能够顺利到达他们考取的大学,能够有第一个月的生活费,能够顺利找到解决他们困难的组织。
   不用很多钱,只需要一百元甚至几十元,你就能帮助一个学生到达他理想的彼岸,进入他考取的大学。在此,我们愿意做这个桥梁,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些贫困的学生,请和我们联系,请加入我们的“上学之路计划”,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或者发送邮件到这个地址:rmrbsxzl@126.com
,会及时有人和您联系。
   您的资助将会直接帮助西部贫困的学生,我们期盼您的参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走中国西北角采访行动简介
 
   自6月21日起,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赵亚辉从四川内江出发,将历时半年,行走西北,反映时代大变迁下的微观西部。路线涉及7个省区,超过120个县:寻访川西北——迂回甘南——西上祁连山——行走河套——纵穿宁夏——环绕巴丹吉林——嘉峪关外——丝路西行——探秘罗布泊——远征西北角——回访红色之都。欢迎大家参与,欢迎提供新闻线索,欢迎点题。
 
最近更新: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