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

 
 
 

日志

 
 
关于我

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我的邮件:zhaoyahui@sina.com 本博客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图片文字视频均属原创,媒体转载和出版请与我联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2008-09-25 13: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生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之一

 

    神七升天在即,新闻大战一触即发。我们人民日报社教科文部集全部之力,从今天起,连续推出神七特刊。

    特刊凝聚着20多人的辛劳、智慧和努力,前方记者深入各个新闻现场,后方同事通宵达旦编辑出报,为您呈现有特色的深度报道,与您分享神七背后的精彩故事。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神七特刊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神七特刊

 

编者的话
 
    又是金秋时节,“神舟”再次出征。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英雄史诗,续写辉煌的篇章。

  神舟七号载人飞船计划于今晚发射升空,中国航天员将首次出舱活动。人类探索宇宙奥秘的先锋团队,迎来充满活力的新成员。和平利用太空的宏伟事业,汇入信念坚定的新力量。勇气与智慧构筑的人类精神宝库,增添来自中国的新财富。

  中国航天事业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发展,取得物质与精神的双重收获。如果说“两弹一星”的研制,更多是为了奠定和平基业,那么,载人航天工程蕴含的意义则更加深远。它所承载的,不只是民族自豪和国家荣耀,不只是科技跨越和产业进步,更有人类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时,那永不放弃的求索和无所畏惧的挑战。

  从今天开始,本报推出《神七特刊》,全方位记录神舟七号载人飞行任务的精彩进程,多角度揭示载人航天工程各大系统的科技奥秘,立体式展现英雄航天员沉着冷静、英勇无畏的飞扬神采,深层次解读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

  让我们随神七一起飞翔,见证中华民族首次太空行走的全过程。让我们一起翘首期待,迎接迈上新高度的航天英雄光荣凯旋。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执行神七飞行任务的航天员景海鹏(左)、翟志刚(中)、刘伯明与记者见面。
  新华社记者 李 刚摄

 

神七航天员怎么产生的

 

    随着神舟七号的升空,执行神七飞行任务的航天员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走入人们的视线。那么,这3名航天员组成的飞行乘组是怎么选出来的呢?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张建启向记者介绍了神七航天员乘组的选拔过程。

  “航天员的选拔原则是公平、公正、公开,优中选优,强强联合。”张建启介绍说,决定实施神舟七号飞行任务时,现有的14名航天员全部投入训练。第一阶段是基础训练,也就是专业基础知识、身体体能等基本训练。“他们每一天的训练,每一个科目、每一个动作都是要打分的。”张建启介绍说,“扣哪一个人,哪一个动作扣多少分,都要记录下来,还得让他自己看,还得服气。”

  在第一阶段训练后,根据航天员的思想状况、身体状况、训练状况进行排序。排序过后,航天员训练中心先拿出一个入围方案,然后总指挥部成员组成一个选拔评审委员会,这个评审委员会从总指挥长、到指挥长、到每个成员都是一人一票,投票选出6名航天员,根据分数高低,前3名一组,后3名一组。然后这6人投入后续训练。

  后续训练紧紧围绕神七专业技术进行,这次以训练成绩为主。张建启说,这一阶段强化的是专业和心理训练,最后还是进行排序。在前后进行的两轮投票中,6名航天员的名次没有变化。在3名航天员组成的飞行乘组中,尽管有了指令长位置,岗位不同,但训练内容基本是一样的,岗位是可以互换的。我们做好了两名航天员出舱的准备,当然一个人也可以出舱。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三位航天员在模拟器中训练。从左到右分别为景海鹏、翟志刚、刘伯明。
  秦宪安摄

 

神七航天员与中外记者见面

三人均能胜任出舱活动任务

 

    执行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的航天员乘组——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24日下午5点半左右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航天员公寓问天阁,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提问。

  在24日上午召开的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总指挥部会议上,经过总指挥部负责人和航天员选评委员会一致表决通过,确定由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组成执行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的航天员乘组,翟志刚为指令长。

  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主任、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航天员系统总指挥、总设计师陈善广,在见面会上介绍了航天员乘组情况:

  翟志刚,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飞行乘组航天员,并选为指令长。1966年10月出生,黑龙江省龙江县人。本科学历,上校军衔,副师职。曾进入神舟五号、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飞行梯队;

  刘伯明,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飞行乘组航天员。1966年9月出生,黑龙江省依安县人。本科学历,上校军衔,副师职。曾进入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飞行梯队;

  景海鹏,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飞行乘组航天员。1966年10月出生,山西省运城市人。本科学历,上校军衔,副师职。曾进入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飞行梯队。

  陈善广说,根据优中选优原则,3名航天员最终被确定为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飞行乘组。经过严格、刻苦的训练,3名航天员在思想素质、心理素质、身体素质、操作技能、飞行程序等各方面考评优秀,完全具备执行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的能力,并且均能胜任出舱活动任务。

  见面会由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总指挥部新闻事务负责人刘建国主持。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神舟七号三名宇航员集体亮相。

   

对话神七航天员

 

翟志刚: 对任务充满美好期待

 

  准备得比较充分,有信心

  记者:马上就要执行神七的任务了,你觉得自己的状态如何?

  翟志刚:挺好的。从技能、技术掌握上,从身体上,从心理上,我认为准备得比较充分,对自己比较有信心,这个信心来自一年来各个方面的训练。

  记者:感觉自身有什么优势?

  翟志刚:没有优势,只能通过汗水、通过努力争取好的成绩、好的结果,一切由成绩来说话。

  记者:此次任务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翟志刚:挑战主要是出舱活动。对人是一种挑战,对气闸舱、舱外服和舱载设备也是一种挑战。

  首先,因为飞船飞3天,要完成出舱任务,时间非常紧,而且准备工作非常多,劳动量非常大。航天员当时正处在失重环境下的适应阶段,在这个阶段进行大量的操作工作,很容易诱发空间运动病。一旦发病,人的工作效率会下降。在空中,首先要避免发生空间运动病。

  第二,入轨后,人进入失重环境条件,在这个环境下进行大量拆、装工作,对体能也是一种挑战。

  第三,真正执行出舱任务过程中,打开舱门一瞬间,看到浩瀚的太空,对心理也是一种挑战。 

  记者:有没有想象自己在出舱门那一刻是什么样?

  翟志刚:在地面上想的时候只是兴奋,只是高兴,充满了美好期待。到了空中是一种什么状态,只有神七任务完成以后才能描述。

  训练要求很高,贵在坚持

  记者:和神五、神六相比,神七训练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翟志刚:根据神七出舱任务的特点,我们新增了3个地面大型训练设备,一个是模拟失重水槽,一个是低压舱,另一个是出舱程序模拟器。通过地面这些设备,尽量模拟空间环境,以保证最终把出舱任务完成好。

  记者:在模拟水槽中训练是什么感觉?

  翟志刚:在水槽训练中,最大的体会就是累。因为在水中,水的阻力很大,穿着舱外服,你想快也快不了。

  服装加了0.4个大气压,即使不是在水中,穿着舱外服进行活动也比较累。每一个关节、每一个动作都要用力。

  着舱外服很受限制。平时,头一转就是90度,视野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穿上舱外服后,头部活动范围受限,视野变小了。

  舱外服加压以后会鼓起来,脚是看不见的,也用不上。手也很受限,两手搭起来,只能指尖碰到指尖,抬手的话,一般只能抬到眉毛这个位置。

  记者:训练完什么感觉?

  翟志刚:第一次是感觉浑身没劲了。每一次水槽训练完要休息两天,如果连续训练的话,两只前臂一直都是酸的。

  记者:作为一个航天员,在突发情况发生时的反应能力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翟志刚:应急反应能力,是靠平时的训练积累起来的,也依赖于对设备性能的掌握。

  我们在地面训练中充分发挥每一个人的想象力,针对各个阶段、各个设备在各种环境下的工作特点,尽量去想会出什么故障。面对故障,我们很有信心也很有把握。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能够处理它。

  记者:神七的训练,自己觉得比较难的是什么?

  翟志刚:两个字——坚持。训练很单调,也很枯燥。训练要求很高,每一次训练都是一次考核,我们必须把每一次训练做好,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坚持。

  记者: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

  翟志刚:让我坚持下来的是一种职业的理想。作为航天员,我有航天员的理想。为了能够执行神七的任务,训练刻苦是必然的。要想取得好成绩,刻苦算不得什么。

  记者:从时间、精力来看,你是不是已经满负荷了?

  翟志刚:满负荷了,但并没有感到精疲力竭。训练还是靠自身的调节,张弛有度。要想取得好成绩,必须调节好自己的身体和心理。

  每一次入选都是新挑战

  记者:神五、神六你都入选梯队,现在马上执行神七任务,这一路走来,你的心路历程是怎么样的?

  翟志刚:经过神五、神六,我积攒下了很宝贵的一笔财富,认识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在神七的训练准备过程中,我弥补了以前的不足,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强项,我认为这才是取得好成绩的基础吧。

  记者:这次神七乘组选拔,你为何能够脱颖而出?

  翟志刚:我并没有感觉到脱颖而出,就是一直在努力,在争取。

  记者:入选梯队和乘组有什么不同感受?

  翟志刚:入选梯队和乘组,应该说心情差不多,都有一种光荣感。

  记者:进入了神五、神六航天员梯队,但都没有上天,对你打击大不大,你有没有气馁过?

  翟志刚:说句心里话,神五、神六给我的都是激励和勇气。第一乘组是在执行任务,梯队也是在执行任务。我进入神五、神六梯队,本身就是在执行任务,同样非常光荣和自豪。

  有人会有这种想法,神五进梯队,神六就应该飞;神六进梯队,神七就应该飞。实际上不是这样,每一次任务的成功结束,就是下一次任务的开始,我们的成绩不积累到下一阶段。每一次都是新的开始,每一次都是新的挑战。

  飞天回来一定要吹萨克斯

  记者:支持你攻坚克难、不断前进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翟志刚:动力是多方面的。一个是职业要求我们去拼搏、努力,一个是亲人好友的支持给了我无穷的动力。另外,自身对航天职业的喜爱,也产生无穷的动力。

  记者:这些年来家人一直在默默支持着你?

  翟志刚:我从事这个职业,如果说还算取得那么一点成绩的话,和我家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包括爱人、孩子和我的亲属。这种支持是一种力量的源泉。因为他们的支持,我在事业上并没有感到疲惫;因为他们的鼓励,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这个职业要求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更多的时间投入其中,因此,对家庭投入得很少,尤其对我爱人、孩子的关心非常少。想关心他们也没有精力,也没有思想空间去想他们。我儿子都上初二了,家长会我一次也没有去过。

  记者:随着年龄的变化,有些航天员可能没有机会再上天了。对于那些不能上天的航天员你想说什么?

  翟志刚:10多年以来,我跟航天员战友处得跟兄弟一样。在10多年的学习训练中,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得到了他们的大力帮助。应该说,从神五、神六到神七,能够取得一定成绩,与他们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我首先要向他们表示感谢。

  记者:平时有哪些兴趣和爱好?

  翟志刚:爱好很多,除了体育,平时也很喜欢影视歌曲,还有乐器,萨克斯比较拿手。但这10年来,伴随我们最多的就是训练,我有两年多没吹萨克斯了。飞天回来以后再吹,一定要吹。

 

刘伯明:飞天是我的动力

  操作要达到条件反射的地步

  记者:出舱程序的环节是不是很多,两人如何配合?

  刘伯明:程序比较复杂,要求比较高。一是对出舱服的操作要求比较高,还有飞行员之间的配合要求也比较高。

  按照分工,有两个航天员在轨道舱。一名航天员出舱进行舱外行走时,另一名也在舱门附近,一是观察,另外提供帮助,两人共同把出舱任务完成好。

  记者:出舱可能面临的挑战和危险是什么?

  刘伯明:我们对出舱服、飞船等各方面都比较放心。我们准备得很充分,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们都会果断地处理。

  记者:开舱门大概要花多长时间?

  刘伯明:开舱门的时间需要一两分钟。开舱门需要两个人的协助、配合。因为打开舱门还要安装舱门保护罩,单人操作难度比较大。

  记者:做好协助支持这个角色,要具备什么能力,两人怎么分工合作?

  刘伯明:留在轨道舱内的航天员可能比出舱航天员要求更高一些,因为要给出舱航天员发出好多指令。两人并行操作时,他可能是边打手势边操作,出舱航天员做自己的就可以。真正出舱以后,出舱航天员面临的困难大一些,另一位主要是支持他,保证他的出舱安全。

  出舱时,航天员的视野会变窄,周围的情况看得不是很全面,舱内航天员要在舱门口附近一直关注出舱航天员,时刻提醒他,包括安全系绳、电脐带是否缠绕等。还要有体能储备,在水槽训练时就有感受,出舱过程中体力消耗很大。

  记者:留在轨道舱内的航天员的角色是默默地支持,出舱航天员会被格外关注。对此,你怎么看待?

  刘伯明:其实两个人都是穿舱外航天服,打开舱门,两个人都置身于同样的太空环境中,只不过出舱航天员在舱外进行太空行走。任务分工不同,但最终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完成出舱任务。

  记者:操作手册有600多万字?

  刘伯明:对。有的需要背下来,有的熟悉就可以。整个流程我们都很清晰,每步操作印象很深。可能出现的情况,要背下来,特殊情况一般背七八十条。不是死记硬背,边训练边强化,训练结束后整个操作程序还要在脑子里过一遍,强化记忆。操作要达到条件反射的地步。

  我有一种拼劲,爱动脑筋,不服输

  记者:这么多年,尤其是经过神五、神六,再到神七,心态上有什么变化?

  刘伯明:我心态很平和。对神五、神六以及神七任务,我一直定位为不断学习、不断进步的过程。神六之后就确定了神七的目标,这是我的短期目标,长期目标可能是以后空间的交会对接,或者其他更长远的一些目标。

  记者:家人对你支持大吗?

  刘伯明:亲属、朋友、同事,还有老家的老师、同学都给我支持鼓励。我平时很少顾及家,神六结束以后就开始准备神七任务,很少回家。家里基本上由我爱人负责,我在家不是很善于表达,回家夸几句“挺好”。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刘伯明:评价自己确实挺难的。我感觉自己有一种拼劲,爱动脑筋,不服输,对规划的目标比较执着,上天执行任务是我的动力。

  记者:神七选拔怎么脱颖而出的?

  刘伯明:以前综合评价不突出,因为刚来的时候身体条件不是很靠前。因此自己就加紧锻炼,找薄弱环节。自己当时有个目标,用一年多的时间把身体训练好。

  我的学习成绩比较好,经常写笔记。平时为了熟悉程序,会一遍一遍在脑子里过“电影”。训练之后,身体在放松,脑子不放松,在回忆训练的内容和执行任务可能遇到的情况。我比较爱动脑子,一般有点挑战性的,感觉有点好奇的都愿意钻研。

  已经两年多没踢球了

  记者:怎样看待这10年的付出和收获?

  刘伯明:航天员大队成立10周年刚庆祝完。我们每个人对这10年都很珍惜。我们都在不断进步,包括飞行的、没飞行的和没进入梯队的,都积极训练。毕竟条件有限,一次只能上去两三个人,以后可能每个人都有机会。这10年我收获很大。还是那句话好,“学无止境”。

  记者:怎么做到万无一失?

  刘伯明:自己对自己要求严,学的时候要学透,原理上搞清楚,出什么问题要知道怎么处理。

  记者:怎么看待航天事业的高风险?

  刘伯明:从航天员的角度讲,高科技的事物都是有风险的。只要自己认识到位,就敢于承担这个风险。只要自己准备充分,任何困难都能克服。

  记者:如何应对空间运动病?

  刘伯明:这次在轨将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任务艰巨而紧张。执行任务时要精神饱满、有条不紊,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克服运动病的刺激。平时注意锻炼身体,每天都要坐转椅、荡秋千,强化刺激。针对性训练从早到晚,只留下中午吃饭的时间,强度很大。我们也有备用手段,比如避晕药。

  记者:神五、神六的经验是否有帮助?

  刘伯明: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下来后,都介绍了他们飞行的体会。针对这次神七任务,我们进行了进一步的交流和沟通,包括在失重情况下空间运动、站位和操作的活动角度,空中漂移操作时节奏如何把握,入轨返回时做哪些准备,需要注意什么细节等,他们的经验对我们帮助很大。

  记者:有什么业余爱好?

  刘伯明:以前爱好挺多,现在几乎没有时间接触。以前还能打打网球,足球、篮球也玩,但因为这次任务就都取消了,已经两年多没踢球了。乐器也没再摸了。以前早上起来吹吹小号,学学萨克斯,现在是一切以任务为主。

 

 

  景海鹏:我们是最佳组合

  只要认为正确,会全力以赴

  记者:在准备的3年里,什么最难?

  景海鹏:出舱活动在我国载人航天史上具有开创性的里程碑意义。我感觉难点在于地面如何模拟空中环境,真实地模拟出舱活动的每一项操作。但地面的模拟和空中的实际操作还是有差距,要做的是尽量缩小差异。

  记者:对所有操作程序都能熟练掌握吗?

  景海鹏:完全可以。每天训练完后,就会躺床上过电影,回忆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步骤都能了然于心。

  记者:入选乘组,你觉得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景海鹏:我的特长其他同志也有。对我来说,只要认为是正确的,我会全力以赴,这可能是我的个性。就是要坚持,要实现自己的目标。

  由于人数有限,每次任务都有一个选拔过程,这是非常公正、透明的,也是非常残酷的。整个选拔用了将近一年时间,大小考试差不多几十次。不管最后谁去执行这个任务,他首先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希望和期盼。作为航天员,只是一个执行者,成绩属于战斗在航天事业的所有科技人员。

  记者:能对“太空行走”作些科普解释吗?

  景海鹏:太空行走,出舱行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叫行走。每走一步,不是我们想象的说走就走,实际上跟移动差不多。行走的话,身体的状态可能控制不了。作为科普,太空行走的说法浅显易懂,很好理解。有人可能会担心,航天员飘走怎么办?有各方面的措施,届时电视画面一看,你就知道他一定不会飘走。

  三人一起拿金牌,分工不分家

  记者:怎么看待自己的岗位?

  景海鹏:神七是一个集体项目,是三个人拿金牌,每个岗位都非常重要。个人不会去挑哪个岗位,第一位的就是服从任务需要和组织安排,履行好自己的职责,不管谁出舱都代表我们航天员集体。

  记者:怎么看待你们三个人的组合?

  景海鹏:我们年龄结构差不多,共同语言很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特点,三个人放在一块,应该是最佳组合。

  曾经有人问过我,你感觉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说我们是战友,是亲密无间的伙伴。三个人是有分工的,但分工不分家。这三个人最终要训练成一个人,“三人一心,齐心协力”,确保任务的完成。

  记者:有没有走出舱门去太空中走一走的冲动? 

  景海鹏:我们时时刻刻准备着。我们三个人,以及其他参与训练的航天员,就是为了这个目标。当然最后只能有一个人出去。这没关系,出去的战友代表我们。假如我出不去,他出去,我同样为他感到自豪和骄傲。

  记者:你分别做了10年的飞行员和10年的航天员,有什么不同的体会?

  景海鹏:飞行员身体素质要求非常高,航天员要求更高。心理上的要求、操作技能上的要求更是如此。奥运会上的运动员一次没发挥好不要紧,允许失败,但航天员只能成功,必须成功。在太空,很难有第二次机会让你去尝试。因此我们平时的训练,一环扣一环,每个环节都不可缺少。

  航天员不主张单打独斗,需要配合。在确保把自己的任务完成的同时,还要对其他人操作的内容心中有数。每个人都能随时进行岗位互换,这是任务的要求,也是保障安全的要求。

  风景的景,大海的海,大鹏的鹏

  记者:怎么看待航天员职业的高风险?

  景海鹏:挑战和风险必然存在。好多同志问我:从事这个职业你怕不怕?我说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如果怕的话,我就不会去选择这个职业。全力以赴,把自己的思想、行动集中精力放在平时的训练上,把训练搞好,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

  记者:说说你平常一天的日程表?

  景海鹏:早上6:30起床,6:40—7:15,吹长号,喜欢吹高音。7:40—8:00吃早饭,然后开始训练。12:00吃中饭,13:00开始训练,晚上进行总结。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过星期天。

  记者:神七任务执行在即,你最想对关注你的人说什么?

  景海鹏:首先,感谢祖国的培养。为了祖国载人航天事业,为了实现飞天梦想,我一直在努力。

  其次,感谢组织的关怀。航天员和飞行员还不一样,工作一忙起来,家里是照顾不到的。组织上想的周全,为我们解决了后顾之忧。

  三要感谢所有的航天员,包括没有进入乘组的其他同志,多年以来相互的鼓励和支持。

  感谢多年以来培养我们的教员,他们非常辛苦。祖国的载人航天事业,有战斗在一线的所有科技人员的功绩。

  感谢学校老师的培养。还要感谢我们的父母。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父母对我非常支持。作为儿女,尽不了孝心,但我们会把我们的事业搞好,我想这是对父母最大的孝心。

  没有爱人的支持也不行(笑)。她话不多,但心里有数,用行动来支持我。我从来没有开过一次家长会,下次有机会一定去参加一次,尽尽做父亲的责任。孩子小,但也懂事了,我相信他也会像他妈妈一样支持我。只要有条件,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他去当个航天员。

  记者:“景海鹏”三个字有什么特别的涵义吗?

  景海鹏:我的名字是我舅舅起的。当飞行员之前,我曾经看过一个报道,说有一个飞行员机组,其中有一个人也叫海鹏。我当时想,要是当上飞行员该多好。最后真的实现了。每次介绍的时候,我说,我叫景海鹏,风景的景,大海的海,大鹏的鹏,我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我要沿着自己选择的路勇往直前,哪怕中间遇到各种挫折,我都不会受到任何干扰。

 

妻子眼里的航天员丈夫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从左到右分别为张苹、张淑静、张瑶。
  本报记者 余建斌摄

张淑静(翟志刚妻子):

  凯旋时,我会上前拥抱他

  “好汉不提当年勇”,但当年张淑静当了一把“好汉”的事值得一提。空军飞行员翟志刚参加航天员选拔,到最后20人大名单时,需要家属体检。当时张淑静说了一句话,“如果我有问题,我跟你离婚。好汉做事好汉当。”不过,检查完后等到了好消息,“不用离婚了,还当成航天员夫人了。”张淑静说着大笑起来。

  “航天员夫人”的生活和常人没什么大区别,有的就是聚少离多。有训练任务就不能请假回家。尽管走路回家只要15分钟,今年春节后翟志刚“基本上还没回过家”。

  偶尔一次回家,张淑静“特别一惊,你怎么回来了?”“然后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儿子翟天雄从幼儿园到初中,翟志刚还没有接送过,也从没开过家长会。“他觉得欠老婆孩子很多,所以回来力所能及地做事,作为弥补。”张淑静说,“我们两个遇见什么事都商量,看法不一的时候他一般都随我。”

  “志刚特别喜欢赵本山的小品,只要有时间就看。幽默、随和、开朗,这是他的性格,许多人喜欢跟他聊天。”张淑静说。

  “温情的丈夫,孝顺的儿子,可爱的爸爸。”这就是张淑静眼里的航天员丈夫翟志刚。“他凯旋时,我会上前拥抱他。” 

 

  ●张瑶(刘伯明妻子):

  这个老公我找对了

  最早跟刘伯明通信的并不是张瑶,而是张瑶的母亲,刘伯明未来的岳母。现在说起这个,张瑶依然笑个不停。

  “我和刘伯明是老乡,我母亲当时是学校校长,招飞行员时送过他,印象比较深。后来有人给我俩介绍,我妈一开始没跟我说,先和他通了一段时间信。各方面了解一些,才介绍我的情况。后来我才和刘伯明开始通信。”

  通信一段时间后,刘伯明想见张瑶一面。张瑶记得老家黑龙江依安县的冬天特别冷,上了车,刘伯明看张瑶没带手套,就把自己的脱下来,“这个手套给你吧”。“到了我们家,吃饺子。他在我家一点也不拘谨,倒酱油、醋,在那忙得很。”张瑶笑着说。

  两件事情可以看出刘伯明对妻子女儿有多挂念。一个是非典时,刘伯明被隔离在公寓。赶上张瑶生日,刘伯明特意托朋友送盆景给妻子作生日礼物,让张瑶很感动。

  另一个是今年7月,刘伯明参加航天员选拔,特别忙。女儿刘倩婷中考前,刘伯明抽空看女儿,鼓励女儿“正常发挥,不要紧张”。

 

  ●张苹(景海鹏妻子):

  欣赏他的责任感、细心

  刚认识景海鹏的时候,张苹就觉得他是个挺认真、挺细心、比较开朗的人。现在张苹的评语依旧是“我欣赏他有责任感、细心,会照顾家人”。

  张苹有一次看到杨利伟坐离心机训练时拍的照片,感觉很恐怖,因为整个面孔变形拉长,“这么辛苦难受啊。回来问他,但他说没什么啊。一直没亲眼看过他们训练。”

  有人问10岁多的景宇飞,崇拜当航天员的爸爸吗?孩子会说“没什么崇拜”。但景宇飞受爸爸影响不小。神五、神六时,一些返回舱、轨道舱的照片,他能跟小朋友讲得头头是道。连张苹都好奇,“谁也没教过他”。

  到北戴河游泳,景宇飞看到别的叔叔带小朋友游泳,会说“要是我爸爸在就好了,我就能到深水区了。”

  在张苹眼里,当航天员的家属,日子过得没有一些人想象的跌宕起伏,平平淡淡就过来了。景海鹏回家时会帮她多干点家务,训练时有时会打电话来嘱咐关好门窗、煤气。对张苹来说,“最难的是操心孩子上学。” 

  神六时候,张苹曾鼓励景海鹏,“继续努力,下次争取”。这次神七任务,张苹的话也很简单,“到时候临场发挥好”。 

 

寄  语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神五航天员 杨利伟
  沉着冷静、精准操作,圆满完成祖国和人民赋予你们的神圣使命。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神六航天员 费俊龙
  充分发挥你们的能力水平,充分展示中国航天员的风采。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神六航天员 聂海胜
  我们都在全力支持着你们,热切期待着你们凯旋。

 

附:现场新闻图片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这是转运现场。 9月20日15时15分,神七载人飞船、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和逃逸塔组合体,顺利垂直转运至发射区,标志着神七任务已进入最后的发射准备阶段。新华社发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9月20日15时15分,神七载人飞船、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和逃逸塔组合体,顺利垂直转运至发射区,标志着神七任务已进入最后的发射准备阶段。新华社发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东风航天城也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是中国科学卫星、技术试验卫星和运载火箭的发射试验基地之一,是中国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综合型导弹、卫星发射中心,也是中国唯一的载人航天发射场。目前,即将托举神舟七号飞船飞天的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已经矗立在发射架上,飞船发射进入倒计时。这是晚霞映照下的发射场。新华社发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这是神舟七号飞船推进舱、返回舱、留轨舱与航天员、地面测控系统联试。新华社发

 

《人民日报》神七特刊:揭密神七航天员的产… - 赵亚辉 - 赵亚辉
航天员背心像女士内衣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