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

 
 
 

日志

 
 
关于我

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我的邮件:zhaoyahui@sina.com 本博客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图片文字视频均属原创,媒体转载和出版请与我联系取得授权

网易考拉推荐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2007-10-27 23: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

南北纵穿“大耳朵”  遭遇外国媒体误报的“新型导弹” 

 

赵亚辉卫星电话口述/后方记者整理    赵亚辉/图

 

重要提示:衷心感谢您的关注!近期由于某种技术原因,本文图片可能无法正常浏览。请点击本文人民网镜像链接,即可正常浏览图文。

 

(点击进入)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九:艰难探访楼兰古城世界旱极罕见小雨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特别像潜水艇的龙城雅丹

    23日我们探访完楼兰古城、土垠遗址后,还去了龙城雅丹。密密麻麻的黄色雅丹群,在夕阳照耀下熠熠生辉,犹如一条金色巨龙在大漠中游弋。龙城雅丹的面积有1800多平方公里,南北宽60公里,东西长40公里,它与我们之前走过的三垅沙雅丹、白龙堆雅丹并称为罗布泊地区三大雅丹群。龙城雅丹造型很多,我们就见到一个特别像潜水艇的雅丹;甚至有些地方还能找到龙头、龙尾的造型。楼兰古城也正在雅丹化,古城其实就是龙城雅丹的延续。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黄昏下的龙城雅丹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龙城雅丹日落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龙城雅丹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龙城雅丹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龙城雅丹 


    从龙城雅丹出来后,我们赶了4个多小时路,快到夜里12点才赶回罗布泊镇。楼兰的路实在太糟糕,耗油大大超过估计,到镇上时几乎已弹尽粮绝。又由于新疆和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天亮得晚,大家开门营业也晚得多,如果等第二天10点钟加油站开门后再加油,赶路就来不及了,我们先把加油站的门敲开,加满油。然后,赶紧找到一家没关门的餐馆,饱饱地吃了一顿大盘鸡。而且,在我们的重金诱惑下,餐馆老板爽快答应次日早上8点半给我们做早餐。哪知第二天到这家餐馆一看,黑乎乎的根本没有任何生火做饭的迹象;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老板很正常地爽约了。我们只得放弃美餐上路了。
    罗布泊镇位于“大耳朵”的东北方向,24日的行程是准备从东北往西南进行直线穿越,最终到达若羌县。与前几天相比,一路上还算顺利。只是在过一个古河道时,车子的左前轮护板掉下来露出了五六根钢管道。做了简单处理后,不得不小心前行,害怕再被石头碰到就走不动路了。
    在整个直线穿越的过程中,我们一路经过了湖心地带的软盐路况、盐碱块路况、戈壁路况、沙漠路况,还有红柳雅丹路况等六七种路况。在湖心地带的软盐沙地带,我们做了一项试验,发现地表二三十公分下居然有湿沙,说明这里有水的痕迹;但周围却没有任何植物。这是比较奇特的现象。这水是咸水,根本不能喝。为了研究如何真正利用这些水,董教授取了一些样品准备带回去。
    再往纵深走,到达一片戈壁滩。在离我们前面两三百米的地方,突然看到有一辆白色小卡车,车前站了一个人拼命朝我们招手和大喊。在大荒原里能遇到一个人感觉特别亲,像亲人一样。我们就开过去了,他立刻给我们倒水,不断招呼我们歇歇。这时才发现,他们有3个人。他们在戈壁地下挖了个大洞,这在当地被称为“地窝子”,里面放着七八张床。因为戈壁上风很大,没办法在地面搭帐篷,需要挖两米左右深的沟,然后在沟上搭帐篷。他们是来这里修水管的。据了解,这里正在进行一个浩大的工程,为了解决罗布泊地区的饮水问题,国家投资5亿多元,把阿尔金山流下来的泉水,通过米兰的红柳沟引至罗布泊镇。要知道现在罗布泊镇的水比油都贵,一立方水要50块钱;而在城市里一立方水不过一块多钱,价格相差近40倍。目前罗布泊镇上根本没有水、没有电。镇上有水房,水笼头永远是干的;有浴室,永远都没有水。这项工程为将来开发钾盐矿也打下了坚实基础。
    这里有一个真实的笑话:修建输水管道需要设一节一节直径约1米的水管,当水管拉进罗布泊的时候,被美国卫星拍下来了,美国媒体立即报道说中国正在罗布泊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新型导弹试验!我们在路上也看到了这些正在埋设的、被误认为是新型导弹的水管。
    我们见到的3个人只是修水管小分队的一部分,小分队总共有10多个人,其他人都出去作业了。他们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两个多月,据说还要待上一年多,直到明年年底管道开通。当2009年钾盐矿正式投产的时候,罗布泊镇就可以用上淡水了。可以说,对罗布泊的发展,这项工程意义至关重大。这些在大漠中劳作的工人非常辛苦也非常敬业,要在这里坚守近两年时间。当管道修通后虽然不会留下他们的名字,但他们却是一群真正的无名英雄,为罗布泊地区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无名英雄——修管道工人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管道工人住的地窝子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刚建好的地窝子


    离开戈壁路段后,前面出现一大片连绵起伏的山包,原以为又是一群无名的雅丹,但走近后才发现是红柳沙包群。每个沙包有十几米高,又大又圆,上面长满了红柳。我们在在楼兰古城见到的几乎全是干死的红柳根;在这里则全是活的红柳,而且有绿色、有黄色。爬上一个沙包放眼望去,红柳沙包成千上万,视野所及根本望不到边。我们给这些沙包群取名为“红柳雅丹”。红柳本身是抗旱性很强的植物,而且有很强的固沙作用。红柳每长一截,风沙吹过来就聚集在红柳周边;埋在沙下面的红柳变成肥料,上面又长红柳,又固沙,如此循环,使得沙包长得越来越高,于是形成如此壮观的红柳沙包群。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红柳沙包群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沙堆上的红柳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成千上万的红柳沙包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红柳沙包群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开了差不多一天车的我们突然看见前面有修路的痕迹,让我们非常兴奋——这意味着已经到了有人区!这里正在修一条新的国道。沿着国道往前开了10公里左右,一条柏油路出现了,我们更兴奋了,——有点重新回到人间的感觉!这时车已经伤痕累累,万幸总算撑出来了。傍晚时分,我们抵达若羌县城。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若羌县城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若羌的名气其实非常大,它是名副其实的华夏第一大县:面积有20.23万平方公里,是中国唯一一个面积超过20万平方公里的县,比一个中等规模的省还要大。若羌虽然面积非常大,但60%都是戈壁和沙漠,其中还包括阿尔金山区;真正的耕地面积只占这20多万平方公里的0.02%。若羌总人口有5万多人,历来都是维族的聚居区,还曾经一直是古丝绸之路上很重要的驿站。若羌是中国沙尘暴的测源地之一,也是南路沙尘暴的一个科研基地,这里平均每年的沙尘天气是102.5天。县城只有一纵一横两条主街,县城人口大概有8000多人,虽然西部大开发后发展已相当快,街上仍然相当冷清。县城虽不大,但街道很宽,布局挺合理,建筑也比较现代,可以感觉到是新建的。
    若羌离楼兰古国直线距离只有200多公里,楼兰现在也属于若羌县管辖。若羌历史上也经历过几次兴废交替,但与楼兰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结局:若羌一直是人类繁衍和居住的区域,一直是城郡,一直是河西走廊进入西域的南道重镇;而作为中道重镇的楼兰,却突然间消失了,如今更是已完全荒漠化,没了任何生命痕迹。两者为什么有着如此的天差地别?最核心的原因还是环境变迁。若羌在阿尔金山附近,由阿尔金山流过来的水流不用走很远,所以若羌一直有水,周围有绿洲,虽然几经兴废,依然一直存活发展;而楼兰一路荒漠化,水在流经的途中就被吞噬干净,它的完全退废好像也就在情理中了。从若羌和楼兰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环境的变迁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文明的变迁,这也提示着我们该如何重视环境,重视我们的水资源。
    我们开始横穿罗布泊征程后,没有洗过一次澡,甚至没有洗过一次脸。在野外有一个经验,就是不能洗脸,否则会把皮肤晒伤。因为这里的太阳紫外线特别强。当然,也没有水用来洗脸。我们已经几乎不成人形了,事先联系好接待我们的政府机构人员,一见面都不敢认,因为跟照片上太不一样了。我的脸完全是黑的,还起了泡,活脱脱一个黑人状态。再加上好几天没洗脸,衣服上又全是尘土;车上的灰起码有10斤重,车里方向盘的灰都有几毫米厚,整个就是灰人灰车。
    到若羌后,我们终于洗了一次澡。虽然是凉水澡,但感觉特别舒服,特别幸福!还把内衣都洗了;外衣只能拿水擦一擦;还刷了次牙,总算告别了数天的黑人生活。
    明天我们会去寻访米兰古城。古城现在还有人居住,那里的原住民其实就是当年罗布人的后裔,我们准备去拜访一下。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车行若羌县城

 

编者注:赵亚辉目前仍身处罗布泊腹地,通讯工具主要是卫星电话;经反复努力,仅传回少量图片。更多本次单车横穿罗布泊沿途实地精彩图片,赵亚辉会随后专门作为专题发表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一:探秘罗布泊神秘的“地球之耳”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一:秘罗布泊神秘的“地球之耳”

重走中国西北角单车横穿罗布泊科考行动启程

这是我国罗布泊科考历史中首次单车横穿科考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二:河西狂奔2000里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明长城的终点——嘉峪雄关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三:车陷库姆塔格沙漠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戈壁上的新月形沙丘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四:遭遇罗布泊强盗——淘金者与盗石贼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砂岩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五:五彩沙漠上撞见首只活物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库姆塔格沙漠线性沙丘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六:沙漠祭英雄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资料图片(中科院新疆分院党组书记傅春利手持彭加木照片吕文正/图)

 

(点击进入)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七:荒漠奇镇——最大又最小的罗布泊镇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资料图片)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罗布泊里大片的盐碱地

 

(点击进入)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九:艰难探访楼兰古城世界旱极罕见小雨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赵亚辉 重走中国西北角采访行动简介

   

   自6月21日起,从四川内江出发,将历时半年,行走西北,反映时代大变迁下的微观西部。路线涉及7个省区,超过120个县:寻访川西北——迂回甘南——西上祁连山——行走河套——纵穿宁夏——环绕巴丹吉林——嘉峪关外——丝路西行——探秘罗布泊——远征西北角——回访红色之都。欢迎大家参与,欢迎提供新闻线索,欢迎点题。 

 

赵亚辉博客首页 

最近更新:(点击进入)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图文:横穿罗布泊日记之十:南北纵穿“大耳… - 赵亚辉 - 赵亚辉

 寻找失踪的千年边陲古城  10万佛像堆成的小山   黄沙正在吞没中国最美湿地草原

 

■ 绿色中国——拯救中国最美的湿地草原若尔盖环保公益行动倡议书

■ 图文:“红军草地”的悲惨现状(若尔盖草地变迁70年:一场生态噩梦)

■ 图文:中国最美的湿地

■ 图文:触目惊心的大骨节病(大骨节病发作之后) 

 

“拯救若尔盖”博客首页

 

1岁先天性心脏病小姑娘认领沙化草原(致李惟希小朋友的一封信,祝你生日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